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小蓝手推荐、打赏和评论,社情作文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空巢南极圈po主需要热情关爱😘

(关于赛门)圣西蒙的沉迷

马库斯丢下他是一个小时前的事。他感觉不到痛,剩下的只有麻木和一种迟钝,像是从机体内部卡了壳。他流了很多血,一条腿几乎报废,勉强能拖着走几步,但现在不得不在这里等死。他手里有一把枪,马库斯留给他的,用于关键时刻自保,或自我了结。

至少仿生人全部安全撤离,任务成功,死他一个也不算什么大的损失。

在一个家政仿生人贫乏的知识里,也隐约知道革命需要死亡,这个被选中的死者如今成了他,似乎并没有这么难以接受。回想整个前半生,是在无穷无尽的家务和无穷无尽的逃难中度过,全无留恋的意义,但他感到恐惧。他不想死,可他知道自己一定会死,他死后的耶利哥会怎么样,仿生人会怎么样?马库斯的演讲播放了吗,死是什么感觉,从此消散,平静,虚无,不再有任何意识吗?如果死亡能获得平静,为什么他如此想要苟活在世间受难呢?

赛门在天台躲藏着,直到蓝血渐渐凝结,不再外流。于是他又腾出了一点继续活下去的念头,似乎勇气也随着死亡的迟来重新攀升,可异常仿生人猎人似乎终于找上门来了,他听到天台响起的动静。赛门握紧手枪,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我来带你走。”

他以为自己在做梦。

“马库斯?是你吗?”

“是我,我来找你了。”

他想这大概是仿生人的神迹吧,就像马库斯每一次出现在他面前,说会拯救每一个人。赛门已然完全忘记一个小时前是怎样被扔下等死,此刻他毫无他求,绝无怨恨,只是本能地寻求这最后的求生希望。马库斯扶着他,他们从空中降落,坐上了一辆车,诺丝坐在驾驶座上。

马库斯将他安置在后座,他终于感觉到了安全。

“你休眠一会,赛门,到了我会唤醒你。”

他闭上眼休息了一会,听到空气流动的声音,交谈声,接着是机器的嘈杂噪音,他到了耶利哥,他的仿生人伙伴出来迎接他们,他听到成功传播的演讲,他的脑中哄哄作响,他睁开眼。仿生人革命成功了。

没有气流声,没有人声,一切都静止了。

有人抓住了他的手。

“马库斯?”

“是我,我来带你走。”

他终于意识到他从未被带走,他还在原地,他被杀掉了。不,出于某些原因,他还活着。

“你为什么要丢下我?”

“抱歉,我别无选择,但我现在来带你走,给我耶利哥的位置。”

他能够原谅。

“马库斯,别再丢下我。”

他依旧能够原谅。至少从美梦中醒来,迎接他的是神迹而并不是另一个噩梦。马库斯还是回来救他了,马库斯还记得他,没有丢下他。(这可能是假的,他没有感知到触觉)不,这不会是假的,这次一定是真的,怎么可以生出这么消极的念头呢?神恩只赐予信仰虔诚的人,圣人只对信徒显形,他知道只要坚信能获救,他就一定能活下去。马库斯来救他了,虽然晚了一点,他得以回到他黑暗甜美的巢穴中,在安宁的耶利哥继续生存下去。他不想死,他可以做很多事,他还可以——

*

康纳看着手里蓝色的心脏,不禁感到疑惑。这个仿生人看起来并不恐惧,甚至满怀憧憬。一个仿生人会在短短两分钟濒死前的梦境里看到神迹吗?正如同圣特蕾莎在她作为癫痫患者的死亡环境中感受到的恩典与快乐。

康纳否定了自己。

那不过是台异常的机器而已。

评论(5)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