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打赏蓝手红心和评论~支持是我继续生孩子的动力。
看我讲骚话移步围脖:八鸡叽叽囤积场💋
除非打钱,否则不许催更。

【复问】黄焖鸡与火锅与一碟花生酱(傻屌美食文完)

1.

李问那会儿最爱吃黄焖鸡,因为阮文爱吃,他就跟着上了瘾。要说爱情也是个同样容易上瘾的玩意儿,他吃着鸡,凝视着咸厚发黄的油汤底,就想到阮文,想到阮文那张白而明媚的脸,阮文两瓣红润的嘴唇上涂了层滋味丰饶的油。

那一年李问还很穷,没法天天请阮文吃鸡,时常要靠葱花烤饼和红糖馒头过日子,也害阮文不得不画鸡充饥、望鸡止渴。渐渐的,他意识到用面粉也能伪造出鸡的味道,即便不是真的鸡,至少有黄焖味。于是李问苦练多年,待他终于摸出了门道,甚至爱上了做鸡,阮文遇到了新的男人。

骆先生是骑鸡而来的黄焖王子,顿顿请得起黄焖鸡,不止如此,他还能请得起厨师做黄焖鸭,黄焖猪,黄焖鹅,以及把一切速食装点成西餐厅里的高...

我只想嚎叫:我太太宇宙第一!!!世界名画!!!😭😭😭😭😭😭
除了克克谁还能画出这种邪神降临末世启示录的感觉,这才是旧日守护者,才是永远只爱自己的莎乐美!

Krabat:

配图献给我亲爱的 @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的《德雷克悬案始末》!!!

无以言表我的爱! 唯有画画

好幸福❤!太可爱了,这是莉莉丝(இдஇ`)请大家都来看血腥洛丽塔吃脑花!!!

杜青木香:

向全世界安利 @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太太写的德雷克悬案始末!!!原文wb链接→http://t.cn/E2r6DCK  (太太主页也有!)
这篇写的太好了我真的好爱求大家去看😭 ​​​

关于电影里卡尔顿纠正暴乱“WE”,暴乱说“YES,WE”那段的个人看法。

他俩的相处模式并不像艾迪和毒液那样,毒液一进来就粗暴地展现它的全知和无所不能,艾迪才那么反感。

卡尔顿和暴乱关系看起来很平等,有和谐交流。似乎暴乱脾气一点也不坏,说不定是他们星球上的亚历山大和救世主,卡尔顿才能这样直接地纠正,如果他俩的身份有阶级性,怎么会有这样的对话。而且一纠正就同意,算是非常尊重和认可了。

之前有朋友说暴乱是在骗总裁,其实我感觉没这个必要,暴乱看起来完全不是心机婊的人设,非常坦率,它只是有一个统治阶层的识人眼光,只是知道自己要什么,只是选对了人。

我认为暴乱并没有展现过它那些全知和精神压迫给卡...

【献给《德雷克悬案始末》的长评】Salomé

谢谢大宝贝˶⚈Ɛ⚈˵我第一次收到这么长的评论好感动啊。

这条长评文笔比我好太多了hhh看得我很不好意思,其实那篇鬼东西写到后半段已经不太像克系了hhh像什么人本主义教材,伟大的不是鬼神,是人心(闭嘴)是母亲~

总之非常感谢喜欢以及容忍我的各种乱写之处!超级开心地收下了彩虹屁并且原地满血复活!爱你❤


夜雨声烦:


#是个辣鸡长评!×写不出原作的万分之一好,所以都给我去看这位神仙 @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的主页!


#部分涉及剧透,建议食用原文后再来观看_♫


#终于写完了激动到乱码xthcgxkftbk...



那个那个我说一下,没有加入克苏鲁俱乐部还不知道克总是什么的朋友不要百度搜索!不要!停下你们的手!现在,打开任意图书购买网站,直接搜索克苏鲁,购买任何一本作者列表里有洛夫克拉夫特的!

不要去看百度参考图片!忘记章鱼!(嚎叫!)

克系恐怖的精髓在于它以一种相对科学的表述方式营造高维度恐怖生物降临的现象,它探讨的是人与生俱来的原始恐惧,人类在此力量面前毫无还手之力,所能观测到的只有一些模糊的现象和多方不明消息来源。

不是章鱼!不是章鱼!不是章鱼!

关掉所有图片!不要去搜家族图谱!不要去记克总的兄弟姐妹名字!

好好看恐怖小说!

八鸡傻屌作文教学:


1.问:如何让一样东西看起来是个长远伏笔?


答:第一章写一遍,第二章写一遍,第三章写一遍,最后一章写一遍。


2.问:如何让一个词语更有力量?


答:把这个词语在一句话里重复写五遍。


3.问:写不下去怎么办?


答:分段,打很多空格,并假装是故意转换了视觉。


4.问:如何让句子看起来有形式感?


答:用很多很多很多破折号。


.


(有其他问题也可以一起问我hhhh)

【暴卡 all carlton】德雷克悬案始末 ( R18G 克苏鲁小说 完)

【标题】:德雷克悬案始末

【分级】:R18G

【配对】:贯穿始终的暴卡,Treece/carlton ,OMC/carlton

【梗概】:艾迪.布洛克告诉我,卡尔顿.德雷克是个怪物婊.子,他杀掉他的每一任伴侣,而我就是下一个。

【警告】:恐怖小说该有的都有,社情/暴.力描写/血.腥描写/尸.体/谋.杀/NONCON-RAPE/自成一派的OOC


这其实不是正经脆皮鸭,是篇粗糙的仿克系小说。

第一人称OMC转述,他人口中关于卡尔顿的恐怖故事。可以直接代入电影里那位金发流浪汉的形象,或者你自己hhhh

因为理论上这是篇色.情恐怖小说,可能会有点吓人?or not。我也不知道,我反正...

【毒液】他不想错过午餐(R18G 抹布Carlton)完

因罪夜之奔截图产生的监.狱抹布产物,有一点点暴卡,虽然看起来更像一块儿被抹布了。

PWP没有逻辑,NONCON-RAPE警告,GANGBANG警告,暴.力.血.腥.描写警告,伪生.育警告,虽然我自己觉得没啥写得都不详细但非常有可能引起部分人不适,算是R18G,看到警告请保护自己。


随缘


AO3

【吴复生X小忠】男孩八百,狗肉三斤( 上)

原作:【无双】【龙神太子】

时间是十九世纪唐人街,算个半AU。骚话连篇的抗美奇侠吴复生和他的漂亮怪物男孩,一个快乐的丧萌系恋爱故事,这篇的小忠到后期才会像电影里那个,算是恶主配恶犬。

【梗概】:吴复生丢了一条喜欢的狗,于是他花了八百块钱,又买了一条花色一样的来。

【分级】:目前是R

说是上,其实有一万六千字,(1-13章)这篇我真是写得超级努力了,废话可真多啊。有一点点underage和路人暗示,非常ooc。

1.

小忠就叫小忠,连个姓都没有,因为他除了这找不出其他特点了。有了姓比较麻烦,死了容易招警察,没有身份就比较好,就地一埋完了事。

其实他还挺漂亮,但没人告诉过他,他就一概...

我不敢说我专业学得好,但还是很想说一些对于我国大学服装专业的想法。

 

我那会毕业设计的主题是波德莱尔的恶之花,为了表现死亡罪恶和软色情的感觉做了很多性器官/流血花朵造型功课,那会跟我们老师说我的理念。

老师显然根本没看过波德莱尔,说了:我管你是恶之花还是什么花,你这用的不是真皮,就没那个精致的品相。

那一刻我就知道跟她没什么好说的了,后来一个圣马丁留学的朋友说我国服装系老师大多都是工匠,没有文化,也看不起文化,无法生产好的独立设计师,只能生产更多资本和土味审美。

一个造型课老师给我们看历届优秀学生作品的时候简直超级辣眼睛,各种非服装材料叠出一个正常人不能穿的东西,完事了,...

那啥,陈警官虐妻合集。太多了截不过来随便截了几段。

双性转。
画完吴大佬之后被李问太太的发型卡住了,犹豫了半天还是画了奶郭头()可真像古典派美少女啊这个头

【复问】蓝莓(R18 一~九)

这是篇暗黑垃圾簧文,金屋藏娇设定,一个可怜人妻的故事。很雷,又黑又病,没有三观,我流ooc。

梗概:印假钞有行规,做他吴复生的妻子也有行规。

【一】

吴复生在回家之前买了束玫瑰,待李问一开门,被鲜红的花朵撞了满脸。李问没接,生硬地倒退了一步,抬起脸来朝吴复生笑了笑。

“你回来啦。”

李问学会说这句话是半年前的事了,吴复生告诉他——要柔软,真诚,配上适度的笑容,就算假的也能做成真的。李问在社交方面资质愚钝,学得艰难,习得后便当做每日任务完成,不分时机,不知变通,总演绎得战战兢兢,只有恐惧看起来分外真实。他说这话时两节颈椎外凸,双手安在胯骨边不知所措地搅动,小心翼翼地错开半个身位给吴复生...

一个簇邪聊斋套装(不是
P2陈云樵
P3萧炎

试着学画画,第一天。

【ALL邪】张寡妇轶事(R18 一 ~ 八)

目前出现的主要是花邪簇邪黑邪,之后也许大概可能还会有抹布所以请立刻选择性避雷。因为肉只有小花部分所以单CP先只打花邪TAG

【一】

“滚吧,我不要你了。”

“说不要就不要,哪有这么容易。”

“你想怎么让我不容易?”

吴邪笑了起来。他是那种介于普通和漂亮之间的长相,往人群里一站并不扎眼,但当他笑起来,一手扶住酒杯一手支着下颚又是另一个模样了。此刻黎簇就觉得他是另一个模样,这副懒散又艳俗的做派恨得他牙痒。

你不能太爱吴邪,你只能拿利益压他低头,因为吴邪是不讲感情的。王盟就是个反面例子,一个人能喜欢吴邪十几年都没法泡到他,显然是廉价到不需要在他身上投入任何资本。王盟又不会跑,吴邪当然只跟

【all邪】塑料姐妹

【一】

眼看黎簇臭着一张脸也进了屋,吴邪终于没憋住:“你这是被他们绑架了?”

“哪有的事,黎簇是自己人。”

瞎子替他打圆场,还顺势揽住了黎簇的肩。黎簇一副审时度势的模样露出假笑。

“我和胖子带小哥去就行了,你们别来捣乱了。”

瞎子持反对意见:“我和哑巴也算是朋友,他现在忘了事,性情不稳,容易失踪,师傅来罩你。”

这种理由放吴邪这跟放屁似的。瞎子平时不要太放心他,况且张起灵和胖子都在,搁平时瞎子才懒得管这些。可今天这阵仗到底怎么回事,小花和黎簇也就算了,他前天临走前才把王盟臭骂了一顿,说得他眼泪汪汪让他好好看店别瞎几把跟着,这又屁颠屁颠跟着瞎子小花来了。感情他这老板的话都是放屁,还没...

【金表/严良】他说要你三更死(NC17 完)

原作:【无证之罪】

分级:【R18】

一个社会小狼狗包养(划掉)超凶落魄警察的傻黄甜故事

【一】

他总觉得严良还欠他点什么。

原本他是不会这么想的,阎王还是小阎王的时候就护过他,那会他觉得严良是尊高头大马龇牙咧嘴的凶佛,夹克穿得歪七扭八,一头毛发到处乱翘。严良替他挡下一球棍,赶跑了那群穷追不舍的瘪三,踩着小皮靴把人拎着脖子提起来了。

“干嘛呢,逼崽子。小小年纪装什么社会人啊?”

严良一嘴的烟味直往他脸上喷,他哆哆嗦嗦的没说出话。

“叫啥?”

“金,金.....”

“你这手表够亮啊,哪偷来的?”

他赶紧把左手藏背后了。

严良嗤笑了一声,倒是没什么恶意。在他的视觉里,年轻的...

超嗲合集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