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打赏、小蓝手推荐和评论~支持是我继续生孩子的动力。
看我讲骚话可以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
不许催更。

【毒液】他不想错过午餐(R18G 抹布Carlton)完

因罪夜之奔截图产生的监.狱抹布产物,有一点点暴卡,虽然看起来更像一块儿被抹布了。

PWP没有逻辑,NONCON-RAPE警告,GANGBANG警告,暴.力.血.腥.描写警告,伪生.育警告,虽然我自己觉得没啥写得都不详细但非常有可能引起部分人不适,算是R18G,看到警告请保护自己。


随缘


AO3

【吴复生X小忠】男孩八百,狗肉三斤( 上)

原作:【无双】【龙神太子】

时间是十九世纪唐人街,算个半AU。骚话连篇的抗美奇侠吴复生和他的漂亮怪物男孩,一个快乐的丧萌系恋爱故事,这篇的小忠到后期才会像电影里那个,算是恶主配恶犬。

【梗概】:吴复生丢了一条喜欢的狗,于是他花了八百块钱,又买了一条花色一样的来。

【分级】:目前是R

说是上,其实有一万六千字,(1-13章)这篇我真是写得超级努力了,废话可真多啊。有一点点underage和路人暗示,非常ooc。

1.

小忠就叫小忠,连个姓都没有,因为他除了这找不出其他特点了。有了姓比较麻烦,死了容易招警察,没有身份就比较好,就地一埋完了事。

其实他还挺漂亮,但没人告诉过他,他就一概...

我不敢说我专业学得好,但还是很想说一些对于我国大学服装专业的想法。

 

我那会毕业设计的主题是波德莱尔的恶之花,为了表现死亡罪恶和软色情的感觉做了很多性器官/流血花朵造型功课,那会跟我们老师说我的理念。

老师显然根本没看过波德莱尔,说了:我管你是恶之花还是什么花,你这用的不是真皮,就没那个精致的品相。

那一刻我就知道跟她没什么好说的了,后来一个圣马丁留学的朋友说我国服装系老师大多都是工匠,没有文化,也看不起文化,无法生产好的独立设计师,只能生产更多资本和土味审美。

一个造型课老师给我们看历届优秀学生作品的时候简直超级辣眼睛,各种非服装材料叠出一个正常人不能穿的东西,完事了,...

那啥,陈警官虐妻合集。太多了截不过来随便截了几段。

双性转。
画完吴大佬之后被李问太太的发型卡住了,犹豫了半天还是画了奶郭头()可真像古典派美少女啊这个头

【复问】蓝莓(R18 一~九)

这是篇暗黑垃圾簧文,金屋藏娇设定,一个可怜人妻的故事。很雷,又黑又病,没有三观,我流ooc。

梗概:印假钞有行规,做他吴复生的妻子也有行规。

【一】

吴复生在回家之前买了束玫瑰,待李问一开门,被鲜红的花朵撞了满脸。李问没接,生硬地倒退了一步,抬起脸来朝吴复生笑了笑。

“你回来啦。”

李问学会说这句话是半年前的事了,吴复生告诉他——要柔软,真诚,配上适度的笑容,就算假的也能做成真的。李问在社交方面资质愚钝,学得艰难,习得后便当做每日任务完成,不分时机,不知变通,总演绎得战战兢兢,只有恐惧看起来分外真实。他说这话时两节颈椎外凸,双手安在胯骨边不知所措地搅动,小心翼翼地错开半个身位给吴复生...

一个簇邪聊斋套装(不是
P2陈云樵
P3萧炎

试着学画画,第一天。

【ALL邪】张寡妇轶事(R18 一 ~ 八)

目前出现的主要是花邪簇邪黑邪,之后也许大概可能还会有抹布所以请立刻选择性避雷。因为肉只有小花部分所以单CP先只打花邪TAG

【一】

“滚吧,我不要你了。”

“说不要就不要,哪有这么容易。”

“你想怎么让我不容易?”

吴邪笑了起来。他是那种介于普通和漂亮之间的长相,往人群里一站并不扎眼,但当他笑起来,一手扶住酒杯一手支着下颚又是另一个模样了。此刻黎簇就觉得他是另一个模样,这副懒散又艳俗的做派恨得他牙痒。

你不能太爱吴邪,你只能拿利益压他低头,因为吴邪是不讲感情的。王盟就是个反面例子,一个人能喜欢吴邪十几年都没法泡到他,显然是廉价到不需要在他身上投入任何资本。王盟又不会跑,吴邪当然只跟...

【all邪】塑料姐妹

【一】

眼看黎簇臭着一张脸也进了屋,吴邪终于没憋住:“你这是被他们绑架了?”

“哪有的事,黎簇是自己人。”

瞎子替他打圆场,还顺势揽住了黎簇的肩。黎簇一副审时度势的模样露出假笑。

“我和胖子带小哥去就行了,你们别来捣乱了。”

瞎子持反对意见:“我和哑巴也算是朋友,他现在忘了事,性情不稳,容易失踪,师傅来罩你。”

这种理由放吴邪这跟放屁似的。瞎子平时不要太放心他,况且张起灵和胖子都在,搁平时瞎子才懒得管这些。可今天这阵仗到底怎么回事,小花和黎簇也就算了,他前天临走前才把王盟臭骂了一顿,说得他眼泪汪汪让他好好看店别瞎几把跟着,这又屁颠屁颠跟着瞎子小花来了。感情他这老板的话都是放屁,还没...

【金表/严良】他说要你三更死(NC17 完)

原作:【无证之罪】

分级:【R18】

一个社会小狼狗包养(划掉)超凶落魄警察的傻黄甜故事


【一】

他总觉得严良还欠他点什么。

原本他是不会这么想的,阎王还是小阎王的时候就护过他,那会他觉得严良是尊高头大马龇牙咧嘴的凶佛,夹克穿得歪七扭八,一头毛发到处乱翘。严良替他挡下一球棍,赶跑了那群穷追不舍的瘪三,踩着小皮靴把人拎着脖子提起来了。

“干嘛呢,逼崽子。小小年纪装什么社会人啊?”

严良一嘴的烟味直往他脸上喷,他哆哆嗦嗦的没说出话。

“叫啥?”

“金,金.....”

“你这手表够亮啊,哪偷来的?”

他赶紧把左手藏背后了。

严良嗤笑了一声,倒是没什么恶意。在他的视觉里,年

超嗲合集

我一直都在看着你呢。
你在看着谁呢?

【巍澜】郎心似铁(R18完)

留洋教授沈巍/军阀公子赵云澜

民国AU,一个流氓大少爷觊觎美色养汉子结果把自己套进去的爱情故事。
OOC,性格偏剧版,背景是瞎编的,大家都知道历史上的护军使姓何不姓赵,只是套个人设~不要在意,就当平行宇宙。

给 @小白花  的生日贺文~花花说要看霸道总裁小娇妻,没有小娇妻,霸道总裁还是有的~写了我一个月小作文,2.5W字,请感受我的爱~

WEIBO

AO3

喜欢的话请多给我小蓝手~谢谢宝贝们💋

另一个暗黑角度写了一点关于黎簇和吴邪的小论文。
其实黎簇还是算特别的那个。
但他的特别之处在于他成功了,在成功之前都存在于薛定谔的求证“特别”的过程之中,成功之后才算是真正“特别”。
这个“特别”的点在于,吴邪每选一个人,都希望他是“特别”的,而不在于他本身多么“特别”。这个选择肯定比求偶还要慎重,又信息特别不对等,跟强娶宫女似的——要是你们真白头偕老了,后世说起来是命定姻缘,没有的话就是后宫三千里一个数字。
不禁觉得之前十七个失败是否和对方的不配合有关,吴邪对待黎簇态度这么轻松,在经历了十七条“因为他而死”的命之后,还能像常人一样自然相处,是否有意识引导对方斯德哥尔摩,让被选中的人也认为自己对吴邪来...

还有比这更美的情话吗,你点亮了我的下半生,拯救了一个过早枯萎的灵魂。
因我早早遇见了如此耀眼的你,从此世界的一切都再无颜色。
哪个少年老去的人不想遇见一个吴邪啊。 ​​​

【君子报仇】后续肉渣

补了点肉渣,其实也真的只有一点点,不敢编辑上一条于是单独发了

后续肉渣

请先阅读前文【君子报仇】

看不了走微.博,评论里发了围脖地址。

【簇邪】君子报仇(R)

一个长大后的黎簇/二十五岁的吴邪 
概述:作为您十年后的姘头,我今天来就是想提早给您破个处。 

*

“我是你十年后的男人。”

黎簇是憋足了气说的这句话,字句铿锵,落地有声。为了让这几个字更有气势,他一手按住了对方的肩膀,把吴邪整个摁到了门板上。幸运的是他如今比吴邪要高一点儿,虽然差距渺茫到肉眼几近不可见,但黎簇常年屈居于吴邪精神淫威之下,此时这点微妙的物理高度勉强替他涨了几分作恶的勇气。

吴邪愣睁着双眼看黎簇,像是根本没听懂。他眼睛挺大,离开沙漠的干燥风沙后衬着白花花的一张脸,在黎簇的粉丝滤镜下也算明媚动人。黎簇耐心等待吴邪做出反应,却只听他发出了一声憋笑。

这不是...

【康纳/马库斯 全员】仿生人配种记录(上)

傻白甜,主要写二五仔康纳,大量汉克描写


康纳睁开双眼后的第一个动作是打了脸上的另一张老脸一拳。他不认识那张老脸,但这不影响他的行动,认识RK800的都会说一句“这可是RK800”啊——要知道这个以资产评定一切的社会,RK800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可惜康纳已经过了为所欲为的保修期,只听到哗啦一声,他的右手像团劣质烟花那样从空中散落,零件摔到了老头脸上。

老头骂了句娘。

“你有多动症吗?”

“我不会得人类疾病。”他的声学配件有些古怪。

老头挠头发,觉得没骂舒服,于是继续:“我才刚找齐零件,你这个垃圾。”

“我不是垃圾,我是RK800。”

“RK800在垃圾场里干什么?你肯定是台...

【簇邪】有借有还(R)

一个长大的黎簇/一个失忆的吴邪

*

黎簇捡到那个吴邪模样的男人纯属意外。要说捡也算不上,更像抢来的,谁叫那人不应声呢。吴邪在街上穿得黑糊糊的,隐在阴影和雨里,一头乱发,也亏得黎簇认得出来——他当然认得出来,吴邪把他绑进沙漠地底,又用一句“滚”把他打发出来了,多少年了黎簇也记得。

——这都是仇呢。

吴邪那颗痣长在嘴角朝上点的位置,笑起来连带着一块运动,模样俏皮,他还老说不阴不阳的话,动不动就威胁撕票,装着深沉,仿佛背了一肚子血海深仇。

可他捡来的这个吴邪不是,这个吴邪一问三不知,像个傻子。黎簇怀疑他存心装傻或有什么难言之隐,但黎簇问了半天,吴邪依旧是副有点恼怒的懵懂样——好吧,反正从前...

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