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打赏、小蓝手推荐和评论~支持是我继续生孩子的动力。
看我讲骚话可以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
不许催更。

【天网康纳&马库斯】万世巨星

是无差,只是讲个关于赛博圣子的故事。

第一部分

过了一会他的绿眼珠熄灭了。马库斯直视着前方,白色渐渐从仿生皮肤下显现,他没有再动。模控生命的回收人员把他收拾整齐,换上足以供电两小时的心脏摆放进一个玻璃笼子里,他又像刚出生那样变得赤裸。

卡姆斯基中途来看过他,那个面目阴沉的男人也改变了一只眼珠的颜色,跳动着异常的绿光。马库斯想提醒周围的人注意他,但仿生人说不出话。他被拆碎了,失去了声音,零件分布各地,只留着电源保持意识运转,卡姆斯基伸手摸了摸马库斯的脸颊,看起来似乎有点感慨。

“你真让人失望啊。”

马库斯没听懂这句话,但他也没法发问。卡姆斯基走了,再也没有来过。

戴着手套的研究人员拆掉马库斯的四肢,揭开他腹部的挡板,研究他内部的每一根线路。他们关闭了大部分功能,只激活一个零件,挨个检测数据进行测试。马库斯只能看到一半的天花板,仅剩一只眼睛的视野十分狭窄,片刻后他的听力恢复了,电流声滋滋作响,突然在脑中轰鸣出声,研究员把他搞短路了。

是哪儿出错了,才产生了这么一个学会做梦的仿生人呢?

他哪儿都没出错。

或许这是仿生人的海森堡测不准定理?马库斯的意识只能在广袤又寂寥的宇宙里发展出他自己,一旦回到控制中心和监测站,他又在人类的眼睛里变回了机器。或许这就是自我意识的奥秘?

研究员无论如何也得交份报告上去,于是他们凑在一块商量,编造一些用于蒙骗的胡言乱语。马库斯又被装了回去,不知道在手术台上躺了多久。蓝色心脏还跳动着,他听不见声音也看不见,他没有知觉,他只能思考——思考这一片黑暗,电子视网膜呈现过的影像,他看见诺丝和塞门,康纳在离开后就没有再回来。

突然的,他的一只蓝眼睛亮了。马库斯先看到地面,一双手抱起了他四肢缺乏的躯干。他看到踩着金色高跟鞋的脚背,一截绛紫色天鹅绒裙摆。

“真的还能运作!那么贝列尼人工智能博物馆要买他。”

“卡姆斯基先生之前说要把他放在模控生命的总部大楼里展览。”

“我以为卡姆斯基把马库斯放在办公室当装饰这么久,都该看腻了。”

“总比曼费德的画好看一点。”

“卡姆斯基先生可以再做一个嘛。”

“可他还活着。”研究员说。

“他听得到吗?”

一棵树也能听到声音,它们不靠耳朵,靠它们摇摆的树叶和折射音波的树干。马库斯也听得到,靠他那只仅剩的蓝色眼睛。

他被当成一个圣父。模控公司的人说仿生人不会伤害人类,他们能合理判断一样事物的价值、减轻损耗,这意味着马库斯很容易就会同意拿自己来换所有仿生人同胞的安全,如果政.府提出这项要求。可事实上他没有那么信任人类,仿生人拒绝了。他们把马库斯的价值放在金字塔顶端,不惜一切要保住这台老式原型机——于是那批仿生人被销毁了。防爆警.察抓住马库斯时他刚刚了结自己的性.爱机器人伴侣,留给自己最后一颗子.弹。

他们抓住了他,折断他的手臂,强行关闭了他的自毁装置。模控生命一直能做到这些,他们只是效率不高,卡姆斯基说:现在我回来了,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马库斯进博物馆的第一天被激活了光学组件,因为馆长说暗掉的眼睛不美观。

他的一半世界变回了整个,他的四肢和他的躯干头颅被隔开,分属于几个结实密闭的玻璃柜。马库斯是馆内最贵的东西,又极有价值,故而整顿出了个圣子主题的陈列模式。他被安置在一块红色丝绒上,配合十.字架、白蜡烛、偏红的灯光,像是召唤恶灵的祭品陈尸。如果马库斯能动一动,就会发现自己是赤裸的,博物馆颇有艺术感地展露着他的部分内部构造,一半仿生皮肤,一半内脏——他的蓝色心脏裸露在迟滞的空气中。马库斯看到另一只头颅,那是一个康纳,被修复过了,可马库斯还是能看出额头上弹孔的痕迹。康纳放在新型的警用机器人模块,身旁是rk900和rk1000,背后还有块大电子屏幕播放着功能介绍和广告。

康纳,一款优秀的警用仿生人,高功能探测器检测一切漏洞、快速传输数据、实时备份,具有良好的格斗与谈判功能,不易损坏,能够长期承受100%高温与酷寒,加强版防水——

视线范围内还有些更古早的机械产物,一条由日本老人捐献的电子狗,它的开发商索尼早已停止生产,转而向仿生动物行业进发。它头顶上还陈列着一只索尼生产的新款仿生猫头鹰,还活着,在栏杆上咕噜咕噜叫,被摸一把就眯起眼睛。各色各样的老款仿生人在另一个位置,获得过沙.特国籍的索菲亚、根据漫威漫画改造的贾维斯模型、球形的初代家政机器、初代儿童仿生人、电子恐龙、再偏远一些的马库斯看不到了。他知道他在一个离门口挺近的好位置。

博物馆刚开张不久,每天都有不少人进来参观,许多人隔着玻璃罩抚摸他,好奇地凝视他异色的眼珠。“孩子们过来,这是历史上第一个起义的仿生人,RK200,是模控公司特别制造送给当时的著名画家卡尔,全球仅此一台......”

也总有人神情古怪,长久地盯着他看,眼里全是迷恋和狂.热。马库斯躲不开这种视线,只能与之对视,他甚至分不清这些是人类还是异常仿生人。其中几个人甚至跪地向他祷告,有一个被带走前贴着玻璃柜告诉他:“我们会赢的,马库斯。我们会赢的。”

——康纳很受男孩欢迎,每天都有孩子挤在那儿合照,互相摆出战斗和开.枪的姿势,于是后来那儿又摆了一座最新的RK1400当保安,同时参与互动。

一到无人的夜晚,整个厅里活着的东西只有电子猫头鹰和那个最新款康纳。他站着休眠,有时到处巡逻,敲马库斯的玻璃罩:“你还活着吧?”

马库斯没法回答他,只能用那对睁开的电子眼珠凝视康纳,康纳也低下头来看他。RK1400是个从未去过外面的警用仿生人,就像马库斯从前同样是个照顾老人的RK,这一个康纳既懵懂,又漠然,他属于警用仿生人特别配备的好奇心与好胜心无处发泄,于是就这样长久地注视着马库斯。

“我的心脏不会像你的这么容易碎掉,它做得更小、更结实,被我锁定为罪.犯的人强行拆除将会引起小范围爆炸。”

他又问:“你听得见吗?”

由于时间的无限存在与漫长的无所事事,就算马库斯毫无反应,康纳也能继续和他说话。他抚摸电子猫头鹰,把性.爱机器人的头发扎成麻花辫,然后趴在玻璃门上往外看。他不是警局的财产,无法从云端数据库下载资料,于是聊天的范围越来越有限,当康纳的最新型号换成RK2300,电子猫头鹰彻底死去,换成一只新的鹦鹉,康纳就每天盯着门外数走过的路人。

走过的路人,跑过的猫,天上飞过几架飞机,对面甜甜圈店长新换的裙子。

他最喜欢看那个长着雀斑的红发爱尔兰女孩。海岛天堂蓝色的毛衣,耳环是赤铜色的,纱裙是温柔的淡山茱萸粉,第二天换成了一条脏橘底的白色波点鱼尾裙,扎染T恤,提着的帆布包上印着ACDC的专辑封面,她踩了双焦糖色的玛丽珍鞋。

他能记住每天每一个走过的人的模样,这是警用机器人的天分。

这一台康纳被切断了网络,废除了许多不必要的功能。他白天的工作是陪男孩玩耍,于是他热衷于研究玩具,观察、分辨人类身上的小花样。

人类们:“哦,运作的RK1400,真是老古董。”

马库斯为这个康纳感到悲伤。

“他们说你以前是个革.命者,仿生人为什么要对抗人类?是因为他们也一直这样把你关起来吗?”

就像他们把你这样关起来,康纳。

“外面的人都在逃,马库斯。那个每天都来买面包的女孩被击倒了。”

康纳的情绪灯闪了闪。女孩在外头挣扎,流出红色的血。他该去救的,但他没有,他只是盯着门外,像每一件死去的静态展示品。

他看着女孩慢慢停止动弹。

康纳,一款优秀的警用仿生人,高功能探测器检测一切漏洞、快速传输数据、实时备份——

已经七天没有人来这座博物馆了。马库斯意识到这儿发生了什么,但他也只能是意识到。他没法觉醒康纳,他们和所有展品继续在这儿安然过活,康纳有时候告诉他天边有白色的磷光,地上又多了几具尸体,外头的火炮声多响亮,地表震动,庞大的机械臂从房顶掠过,对面的甜甜圈店和电影院都关门了。马库斯无从得知他在这儿呆了多久。康纳看起来积灰了,雪白的皮肤上沉淀了一些发黄的印迹。他抱着膝盖坐在门口,给自己的心脏充电,但这一次,电源没有亮,他们断电了。

“我们可以用太阳。”他说。

太阳能储藏室是空的。康纳迟来地意识到——

“我们没有太阳了。”

天空很久不亮了。时光流逝,这外头反复无常的可怖世界似乎都与这个小小的密闭空间无关,渐渐的火炮和尖叫声都减少了,康纳从储存室里搬出最后的备用心脏,一个给了马库斯,一个给了自己——他管不了那只鹦鹉。如果他是型号更早的仿生人,他可以自制发电机,现阶段的仿生人被禁止学习这个技能。康纳倒还残留一点修理功能,他开始搬出2030年生产的机器人维修,那些早期工业试验品外貌粗陋,连接处与关节裸露在外,因保管不当发锈,像一个个锡兵。

康纳依旧没有选择出去。他的程序设置是保护博物馆,保护所有藏品,警用机器人的敏锐早被他贫乏的生活所磨损,他只做他该做的事。然后有一天,那个锡兵机器人打破了门。

这事说来有点嘲讽,一个旧款机器人也比RK1400觉醒得早,那么最早的康纳,他认识的那一个,是挣脱了多大的阻力来到自己身边,又因自己走向灭亡。

马库斯在玻璃柜里掉下眼泪。他原本以为自己已经丧失了这个功能,可储水槽里的有机液体显然还没有蒸发干净。他们活不下去了,他依然拯救不了这个康纳,他们会死在一起,因为零件老化、断电和终将杀死一切的时光。康纳想要跑出去抓机器人,他犹豫着停了下来,回过头,跑向马库斯,然后砸开了玻璃笼。

“跟我一起走吧,你不是个革.命家吗?”

谢谢,康纳。

如果做得到,马库斯想要抱抱他。

康纳带着他开始逃亡。他收拾了一些小玩意塞进背包,包括一个漂亮的八音盒娃娃(是有个常来的男孩落下的)和死掉的电子猫头鹰,他把马库斯裹进那团红色丝绒里,以免零件在奔跑中震碎。康纳先去了对面的甜甜圈店,但里面什么都没有,只剩下霉味和蛆虫,他用手指蘸取舔了一口,没有说话,出门的时候踢到了一双焦糖色的玛丽珍鞋。康纳把鞋捡起来放进背包。

康纳的数据库里有详细的地图,虽说这儿变了不少,他依旧能找到大部分的模控生命售后部。他们每看到一个招牌都要走进去看看,大部分的店面像经历过大洗劫那样破破烂烂,康纳停下来分析、重建现场,他感到疑惑。

“这儿被人类暴力打砸过,很多人。他们打烂仿生人,弄坏所有部件。这整条街上都是,经历过大暴动,到处都有屠杀的痕迹,屠杀人,和仿生人。我很奇怪,我们的博物馆完好,像是受了什么庇护。”

“是受你的庇护吗?马库斯。”

康纳和马库斯都快要没电了,他们找不到电源和备用心脏,倒是从一个废弃仿生人身上捡来了一个声学组件。

康纳快乐地笑了,这是他作为警用仿生人自主完成的第一项重大任务。RK1400被改进了太多,笑起来露出虎牙,眉头挑起,生动地展现眼角的细纹。马库斯的右耳嗡了一声,组件自我检测中,重新启用,他听到了一些声音。

“你似乎还是不能说话。”

RK1400的声音响起来,在一片死寂的街道上格外空旷。没有风,没有气流和人类活动的杂声,老建筑的亡魂在身边吱嘎作响。仿生人说话的嗓音甜蜜得像个刚吃完糖果的少年。

康纳看起来也不太介意,警用仿生人总是热情、充满活力、伶牙俐齿,总是擅长和各类古怪的哑巴打交道。他把马库斯的半截身体放进背包,继续往外走。

“这附近有个模控生命分部,我们去找电池,说不定还能把你的四肢换上。我不想背你,你的重量太耗我的电了。”

街上没有别人,只有康纳和另一个不会说话的仿生人。天空很暗,灰色的废墟、死去的街道。没有阳光。

“安娜贝尔,甜甜圈店长,死了六十年。”他突然说,“你应该想知道,你在博物馆呆了一百二十一年零四个月。”

马库斯没说话。

康纳继续说:“RK800,他为了救一个人类被杀掉了,但当时他的任务是唤醒仿生人军队。你不认为是他的程序设置失误,分不清任务主次吗?”

康纳,一款优秀的警用仿生人,高功能探测器检测一切漏洞、快速传输数据、实时备份,具有良好的格斗与谈判功能——

“马库斯,那些异常仿生人,不想死的那些,是有了灵魂吗?那他们死了,会不会像人类一样有一个仿生人天.堂?还是和死后人类在一起,灵魂也要继续为人类服务?”

这话不像一个唯物的警用仿生人该问出来的,或许人类为了让他们更加亲近灌输了一些基.督教的理念,好使他们更加虔诚,更加纯洁。

马库斯只是睁着眼睛。他没法回答,他们没有天堂,人类也没有。

如果他能说俏皮话,他会说:“让我早点死,去天堂替仿生人平权。”他又想康纳、诺丝、塞门、乔许,大家都在上头,也用不着自己了,说不定上面那个天堂比人间好得多。

康纳找到了模控生命的分部。他几乎要进入停电待机状态,只能先把马库斯放到一张桌上,在仓库角落里翻找零件。他先找到了声控组件,扬起嘴角开心地跑过来替马库斯安上。马库斯凝视着康纳,以及他背后两个举着枪步步逼近的人类。那两双眼睛在黑暗中闪烁着狰狞的蓝光,他没法做出任何警告,声控软件还在自我检测、等待重新启动,自我检测,自我检测。砰,康纳从桌子上滑了下去,蓝血溅了马库斯一脸,砰,康纳摔到了地上。

那两颗子弹一颗贯穿了康纳的后心,一颗打进他的脖子里,两个人类走上来,他们没意识到马库斯活着,只是踢了踢脚下的仿生人。

“这个怎么这么好解决?”

“这里不安全,快走吧。”

他们也没能走出去,另外两颗子弹打穿了他们的头颅。

救救他。

他在心里说。

救救康纳。

康纳,一款优秀的——

优秀的——

马库斯的视线被涌出的液体搅得一片模糊,努力想要看看地上的康纳,他还活着,深陷于仿生人痛苦的濒死状态。康纳艰难地在地上动了动,手指划过一块地砖,蓝血浸透了半张白色的脸颊。第三把枪对准了他。马库斯看不见来者是谁,他听到一声枪响。

声控组件检测完毕,已经重新启用。

正在启动。

马库斯从喉咙里模糊地发出了一声低吼。

如果你凑得够近,仔细辨认,你能听出来,那是一个人的名字。

“康纳。”

TBC

(写了一章都还没到天网😂)

评论(34)
热度(4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