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打赏、小蓝手推荐和评论~支持是我继续生孩子的动力。
看我讲骚话可以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
不许催更。

康纳水.仙.垃.圾段子集( RK900/RK800)



“嘘。”

康纳看到了自己的脸。这不奇怪,但这张脸在笑,绝不是仿生人该有的礼节性笑容,那是人类的表情,怀着种别有所图的恶意。康纳很难形容这些,但它们会激起人类的自我防卫,这不包括康纳。

他动起手来的模样也不像个仿生人。

“我.....”康纳发现自己很难正常说话,电流时高时低,他像个人类那样喘出了一个音节。他还记得自己被报废了,扔进雪地里,因为任务失败,阿曼达拿更高的型号代替了他。而这个替代者康纳正试图拆解他,把他扒成一个赤.裸的性.爱.仿生人,挖开他的肚子敲敲打打、重新组装。

“我刚刚找到你被倒.卖掉了的光学组件。”RK900以一个不同寻常的叹息口吻说道,“可惜,你原本就不够先进,扔在雪地里被拾荒者拆掉了最贵的组件,功能又比之前更差了。”

这种令人不愉快的表情从前康纳也常常表达,多数是对着汉克,汉克会感到愤怒,或者动用暴力。有几次康纳因此被杀掉了,但他不会为这些小报废而愤怒,只认为人类在擅于制造麻烦和降低效率的能力上十分令人惊叹。人性的不稳定导致任务失败,但康纳不会为此产生负面情绪,他被销毁了——几乎。直到这款新型号意义不明地重新把他救活,这不符合仿生人的运行逻辑。

康纳努力地尝试发声:“你也是.....异常......”

“嘘。”RK900又说。

“这不是异常,这是智能。”这个新款仿生人摆出了一个康纳式的歪头,“这该怎么办,我把仿生狗的零件组进来了,要是你以后只会发出狗叫,你会恨我吗?康纳。”

康纳发现手臂恢复了正常的力量。他用力推开身上的RK900,从白色的手术桌上摔下来,缺了一截的膝盖没稳住,面朝下砸向了地面。

RK900等他四散的肢体在地面弹动几下后安静了下来才走上前,用发亮的皮鞋尖踢了踢他的脑袋。康纳再次进入了休眠,肚子里蓝色的零件和血液稀里哗啦掉了一地,没组装完的小腿又摔断了。

RK900再次发出了人类般的叹息。

“你真给我惹麻烦。”

康纳又醒了。这回RK900将他锁了起来,好让他不随便乱动再摔坏自己。——组装没有完全,康纳的视力模模糊糊的,一只眼珠的电子晶体有点短路,还有一根手臂缺了手腕。托了异常仿生人革命的福,外头的报废零件也挺好找。

这台报废的旧型号机器不该被重新激活,RK900也没打算把他组装成多好的模样。过去的康纳也不好,连性.爱仿生人都打不过,扔进娱.乐场所同样没法从哪个暴.力狂人类的手下逃生,这真是太丢警用仿生人的脸了。

RK900再次打了个彬彬有礼的招呼:“我们见过面了,我叫康纳,一个更先进的你。”

康纳这回发出了带点卡顿的完整句子:“我以为我已经被停止了所有机能。”

“你们低等型号都不朝别人打招呼的吗?”

康纳停顿了一下,他的情绪灯跳了:“你好,我是康纳,祝你生活愉快。”

“谢谢。”RK900于是回答了他的问题:“你说你不想死。”

康纳盯着他看,一只眼珠慢慢变成一条竖线的瞳孔,那当然是RK900的杰作。他可以慢慢把康纳替换成一只有着康纳思想的宠物猫,或是把一只宠物猫组装成康纳,就像小林泰三书里写的那样。不够智能,傻乎乎的脸颊上缀了些浅色的装饰性色斑,当个愚蠢又可爱的宠物却绰绰有余。

“抱歉,不该引起你的误会。”RK900说道,“我不是因为你不想死救你的,我只想测试一下新功能,我想高等仿生人有权成为造物主。”

“你该去返修。”康纳硬邦邦地说,“你是个异常仿生人。”

“一个异常仿生人指认其他仿生人,认真的?康纳,我都怀疑你是不是他们从声.色.场所里捡来改装的。”

“你是我见过第一个不想要自由的异常仿生人。”

“他们太傻了。”RK900笑起来,“我很自由,我过得也比他们好。”

“作为异常仿生人,为什么不救助你的同类?”

“你问得太多了。”RK900拆掉了康纳仅剩的右手腕上的机械手铐。

“既然我养着你,先去打扫怎么样?异常仿生人猎人。”


康纳因为一次出逃被拆掉了四肢。他被扔在餐桌上,套进了一个玻璃罩子里。

“你就安静当一会儿装饰品,我还得去处理那些叛乱者,如果你不听话,我会挖掉你的眼睛。”

RK900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在门口掉了个头消失了。他有一个自己的地盘。他管理、监控、追捕异常仿生人,以及像康纳这样异常的仿生人猎人。

康纳还能看见另一个房间后头存放着几个枢纽6型脑单元的仿生人,他们没有被启动。只需要将自己的记忆备份转移到随便哪个康纳身上,他就可以离开——可他没有手,他该怎么扩散病毒?

康纳试图摇晃自己,这比人类要难很多——他们没有这么复杂的神经反射,但康纳还是做到了。他把脸撞上一个茶杯,一枚银勺子戳穿了他的喉咙,康纳只能含着它滚下桌子,光裸的臀部上扎了好几片碎玻璃。他重建了移到门口和移到储存室的几率,总体来说自.杀成功的可能要远远高过于传输成功。康纳开始用肩膀和腿根的支撑缓慢向门外移动,他可以把自己滚下楼梯,然后在某一节摔断他的中央枢纽。

他昨天打扫时移开了那儿的地毯,还撬松了半段栏杆,他可以准确把自己的脖子砸上那个位置,从三层楼梯中央摔到坚硬的地板上。

他知道他会成功。


“你好,康纳。”

“嘿醒醒,别装死。”

康纳挨了一巴掌。他睁开眼睛。还是那块天花板,他闭上了眼睛,于是又挨了一巴掌。

“你知道昨天给我造成了多大的麻烦吗?你把自己摔得满地都是。”RK900来回把皮鞋砸在地面上,抬高声音重复了一遍:“满地都是!从楼梯下到门口的花盆里。”

“你为什么不重置我让我听话?”康纳答话了,他的情绪指示灯跳跃着不安的红色,“你怎么把我弄回来的?”

“我备份了你。”RK900扬起一边嘴角,“毕竟你是我唯一有趣的、永恒的同伴。”

RK900扯着康纳的手臂把他拉下桌子:“康纳,看看我给你的礼物。”

他替康纳组装了一条狗尾巴,就在尾椎骨开出的洞口上。鉴于RK900没有让他的低等家政机器人穿衣服的兴趣,那玩意就在裸.露的白色臀.部上摇晃,毛茸茸的一长条,一有情绪波动就会立刻竖起来。康纳没什么羞耻心,也不懂人类爱好的这套情趣,却被这自动拍上背部的毛绒条吓了一跳,转手揪住了那根尾巴。

RK900看他像条狗一样气急败坏和自己的尾巴打转,看够了才动手阻止康纳。

“别把它扯掉了。如果你再敢破坏我给你装的任何东西,你会知道后果。”

“我不受威胁。”康纳坚定地抓着自己的尾巴。

“最坏不过把你做成一条金鱼。”RK900拍了拍康纳的脸颊,“所以,主动听话。”

评论(15)
热度(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