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小蓝手推荐、打赏和评论,社情作文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空巢南极圈po主需要热情关爱😘

【卡魔拉/星云】干玫瑰糖果(完)

她开始尖叫。

这几个月,她听到了数百次这样的尖叫声,大多数时候是从她嘴里传出来的。她今天被挖掉了一只眼睛,因为卡魔拉那个绿油油的小婊子后腰里头藏着把双头小刀,那是父亲给的,星云就没有,于是卡魔拉拿它插进了妹妹的眼珠。其实也不一定会发展成这样,但星云看不下去她故作怜悯的神态,那把闪着亮光的独属于卡魔拉的小小刀尖就抵在眼珠上,星云自己迎了上去,刀尖戳进了眼珠。反正战败了也会被挖掉眼珠,卡魔拉这个小婊.子就好像真的为此愧疚似的,吓得跑开了。

星云捂着眼框去找乌木喉,他们会替她换一个新的眼珠,给她更清晰的探测力和敏锐度,以便下一次战胜卡魔拉。她已经换了一条手臂和半张脸,她离成功不远了。

“小公主,你可太不爱护自己了。”这个瘦巴巴的长舌法师直着腰杆。

“我要一只新眼睛!”

“如果你更有力量,这些眼睛也用不着都换给你,星云小姐,你可能更适合漂亮首饰和玫瑰。”

星云还太小,不能分辨她和卡魔拉以及其他所有孩子对于父亲的区别,也不太能分辨乌木喉对她的冷漠态度。没有人以培养她为己任,他们也不愿付出太多,乌木喉更喜欢照看一个头上长角的家伙,那是灭霸亲生的。

他们会一块坐在房顶上看落日,泰坦星的黄昏很漫长,爸爸的两边坐着卡魔拉和比邻星,星云当然可以坐在更远的角落里,但她从来不屑这些位置。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渴望卡魔拉的短刀,但她不能流露出分毫。她磨快了自己的匕首——黑乎乎的一片烂铁,藏进了后腰里。

乌木喉给了星云一只新的眼珠。

“星云小姐,要一些糖果吗?”

“我不吃那种傻东西。”

“每个女孩子都喜欢卡艾尔的玫瑰糖果。”

“我不是那些蠢女孩!”星云盯着乌木喉手里的干玫瑰,“我会是宇宙最强的刺客!”

卡艾尔的干玫瑰糖果不知何时流行起来了,邻近的星系都在城市里拉起广告牌宣扬这种外表像干玫瑰的糖果,他们做着彩虹色的广告,广告上是艾卡尔星的一个小姑娘,白花花的小脸,摆着愚蠢的笑容,不是四拼五凑起来的,所有人都夸她可爱。但这些糖果是只给胜者的,星云没有赢过,她拿不到,也不会接受他人偷偷的施舍。

可爱是个什么概念呢?灭霸没对她提过,如果艾尔卡的白色女孩算可爱,那么卡魔拉也是个丑八怪。卡魔拉长着皱巴巴的绿色小脸,梳着莱亚公主那样的傻屌发髻,就好像她永远会是那个被偏爱的,会和英勇骑士恋爱,然后被写进童话故事里的公主。

那么自己呢?

叫暗夜比邻星的名字又长又傻屌头上还长角的女人指着竞技场里的拼接猛兽对星云说:“你看,你就和她们一样。”刻薄的两个颜色的丑脸摆出一个“为你感到同情”的表情,“你以为你会赢吗?你只是我们的陪练怪兽,升级你,再让我们打败你。”

“闭嘴,比邻星。”卡魔拉对她说。

头上长角的女怪物转过头来。

“你这只可怜的杂种绿皮小狗,总有一天你会发现你只是肉体凡胎。”

他们都不喜欢卡魔拉,心底的鄙夷出自他们不如卡魔拉得宠的现状,又怀着一股血统纯正的矜贵傲气。灭霸有无数的子女,捡来的,生出来的,养了满满一窝,却寄希望于带领他们一块去消灭别人的子女以达到自然平衡。这群从未接触过任何良好品质的生于黑暗与优越之中的子女每一个都怀抱制裁他人的梦想,期望站到暗黑君主最近的位置。星云也想,她是多么努力想要证明自己以得到那一颗糖果或者一把和卡魔拉一样的漂亮小刀。可是卡魔拉看起来根本不在乎这些,这使她更加可恨了。

“她真丑。”暗夜比邻星走后卡魔拉对星云说。

星云回嘴:“你也一样,你这根绿色的虫子。”

“那你呢?你的眼珠是刚从一只飞行蠕虫身上挖来的。”

卡魔拉就是这么可恨。她们又打了起来,卡魔拉轻而易举地撂倒了星云,后者从后腰掏出刚做好的匕首划到了姐姐脸上。卡魔拉后退了一步,放开了妹妹。绿色的婊.子神态怪异地盯着这把小刀片,突然笑了起来。

“你喜欢我的刀。”她说。

星云手里的匕首从头到尾都在模仿卡魔拉的那一把,只不过它粗制滥造,有灰扑扑的表面和凹凸不平的缺口,就像星云本身一样。卡魔拉那把金光闪闪,镶嵌满了稀有珠宝。她本可以问乌木喉去做一把,但她受不了为了一把卡魔拉可以凭空获得的东西去乞求别人,像只摇尾乞怜的可悲争宠的狗。

“我不喜欢你的刀,我有自己的!”

“你喜欢。”卡魔拉得意洋洋地肯定道。

“我不喜欢!”

“你想要,星云。”

“我不想要!”

“你太容易看透了。”

“闭上你的嘴!”星云觉得自己恨死她了。

“可我喜欢你这把,你这把更酷。”卡魔拉突然说,“我和你换,怎么样?”

星云愣住了。她十一岁的小脑袋告诉她这是个阴谋,不可以相信这个绿色的婊.子,如果换了卡魔拉就会嘲笑她“看吧你果然想要”,但她控制不住地想这如果是真的呢?或许卡魔拉就是这么蠢,或许自己亲手做的刀真的是把漂亮的有价值的刀呢?

她怀疑地凝视手头的铁皮,脏兮兮的,弯弯曲曲,东拼西凑,但它似乎也变得漂亮起来了,像是个真正的值得争夺保护的东西。

“你不愿意吗?”卡魔拉又问,“加上玫瑰糖果跟你换好吗?”

“我这把刀只属于胜者!”星云答道。

“那我们谁赢了就拿走对方的刀!既然你有自信下次会赢.....”

她塞给妹妹一枝干玫瑰,那些花瓣里头会生长出玫瑰色的糖果,就像彩虹色的广告里说的那样,酸的,甜的,奶味的。星云盯着那瓣玫瑰。

“卡艾尔星人都是丑八怪。”她说。

“当然。”卡魔拉回答,“待会他们要去看落日,我们去别的地方玩吧。”

“我不玩。”

星云嚼碎了一颗糖。

操他妈的卡魔拉怎么可以像个闪闪发光的彩虹顶上的神圣女孩。

总有一天她会杀掉卡魔拉。

End

评论(17)
热度(3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