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小蓝手推荐、打赏和评论,社情作文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空巢南极圈po主需要热情关爱😘

【康纳/马库斯 全员】仿生人配种记录(上)

傻白甜,主要写二五仔康纳,大量汉克描写


康纳睁开双眼后的第一个动作是打了脸上的另一张老脸一拳。他不认识那张老脸,但这不影响他的行动,认识RK800的都会说一句“这可是RK800”啊——要知道这个以资产评定一切的社会,RK800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可惜康纳已经过了为所欲为的保修期,只听到哗啦一声,他的右手像团劣质烟花那样从空中散落,零件摔到了老头脸上。

老头骂了句娘。

“你有多动症吗?”

“我不会得人类疾病。”他的声学配件有些古怪。

老头挠头发,觉得没骂舒服,于是继续:“我才刚找齐零件,你这个垃圾。”

“我不是垃圾,我是RK800。”

“RK800在垃圾场里干什么?你肯定是台RK800中的垃圾。”

“我是RK800,不是垃圾。”康纳坚持。

老头把自己摔进了沙发里:“你脑子都坏了还记得自己是RK800?”

康纳认为这是一项重要的自我认可。他不记得任何事,他的正电子脑可能坏了,但他既然知道自己是RK800,那么RK800就一定是个重要的信息,如果康纳看过更多电影,他会醒悟自己可能是个新世界的救世主,被迫害后只留下一条信息以便未来唤醒他,信息正是——“你是RK800”。这个数字铿锵有力,像是隐藏了宇宙最深处的密匙和破解洪荒的磅礴力量,但此刻,他只能听着老头打了一个满是碳酸饮料味的嗝,骂他是废物点心。

救世主没有任何办法。

他甚至没有办法打这个老头一拳。

关于康纳这个名字,也存在于他记忆深处。这大约是种内置程序,就像有些人类含有发胖与丑陋的内置程序,有些人类含有贫穷与倒霉的内置程序,所以无论如何都赚不了钱,也没人爱他。老头叫汉克,养了条肥狗,每天的爱好是吃汉堡喝啤酒,偶尔修东西。他住在八英里附近,黑白交界处,三不管地带,天天有穷鬼拿喝醉后砸坏的破烂仿生人来维修。汉克不让仿生人旁观,康纳无所事事,于是被隔壁的女孩拉着看电视,女孩叫爱丽丝,她的监护人也是个仿生人。

——真好奇她俩是怎么活下来的。

人类幼崽有种不同于成熟人类的特质,喜欢大喊大叫,无理取闹,同情心过剩。她的仿生人母亲看起来是个型号不高的便宜货,问什么都回答不知道,她最大的无知体现在竟然不知道RK800是什么。

“RK800是独一无二的,最优秀最先进的机型。”康纳喜欢对这俩人解释,他更喜欢看电视上RK800的广告,那里总把自己描绘得强大且英俊。

“不是有RK900吗?”爱丽丝说。

“什么?”

爱丽丝指着电视,上面插播了一个新的广告。一个一模一样的康纳——不,不一样,比自己丑,脖子粗,看起来也傻。康纳对着电视评判,他哪里都比不上自己。

“爱丽丝,我比他漂亮很多。”

爱丽丝说:“他比你漂亮。”

人类幼崽真是惹人厌恶且毫无审美和判断力的蠢东西。

“你和电视上的不一样,康纳。”爱丽丝又说。

“哪里不一样?”

爱丽丝递给了他一面镜子。

汉克没修好康纳的右手,说是零件不够了,事实上不过是老年人类幼稚的报复。他给康纳的右手装了某部恐怖片的铁钩子,康纳知道出处是因为他在汉克柜子里发现了碟片,那玩意本来是做来放玉米地里吓唬小孩的。

于是康纳用左手接过镜子。

镜子里出现了一只狗耳朵,一只浅灰色眼珠以及半张形状不大对称的脸。镜子里的丑东西脑袋上有个齿轮跟着哗啦啦转,像中世纪蒸汽朋克电影里的弗兰肯斯坦,汉克美名其曰——复古设计。

康纳砸了镜子。

爱丽丝大哭。

第二天卡拉突然邀请康纳一块来做健美操,在某一个高难度动作下康纳折断了改装后的脚踝。卡拉面带微笑,仿佛此刻她已经不再是个善良的仿生人,而变成了一个用心险恶的人类母亲。

“我仿造过两条巨石强森复刻版的腿,你要不要?”汉克心不在焉地把败家子再次放上手术台。

“不要。”

“玛丽莲梦露的?”

康纳拒绝了。他要原装RK系列。

汉克拆了包薯片。

“爸爸没有钱。你已经长大了,不是个小孩了,自己去搞呗。”


.

所谓的长大是指康纳从死亡到重新复活已经过了一个礼拜,按照仿生人一秒成长十年的传输速度,康纳已然算是智力发育极其迟缓的弱智儿童,该送去检修,或干脆打上质检不合格的标签扔进回收炉。

康纳被遗弃后切断了数据连接,无法借助任何云端快速成长,只能像个人类一样慢慢感知事物。

汉克重复:你真是台RK800中的垃圾。

然而作为人类,康纳还是挺聪明的,毕竟他这么大个小伙子了,还有点学好的可能性。

一开始汉克想要树立榜样好好教这孩子,于是头几天勉强装作正常健康的人类,早起拉康纳跑步,喊康纳准时睡觉,不睡也行,只要不吵,不喝厕所里的自来水,也不要半夜砸玻璃跳窗出去观察院子里树底下的小浣熊,再后来是康纳准时把汉克拖去睡觉,他十点半出门,十一点准时把老爹从任何一家小酒馆拖回家,锁进卧室里,第二天早上八点准时破门而入拖出房间,拉废物老爹去晨跑。

汉克的老腰老肾老心脏通通坚持不住,认为康纳这是到了叛逆期,骂他整天臭着脸耍横,讲话不听,还对爹动粗。他决定克扣康纳的零件,不给他修脚踝了。

康纳不得不自己搞零件。

自己去搞零件是一件麻烦的事,康纳看起来不像个正常人,也不像个正常仿生人。但是卡拉告诉他没有关系放心去吧做你自己。

“我逃出来那会,我的型号早已普及,理论上我换身衣服换个发型满大街走所有人都能一眼认出我是个异常仿生人,但是没有。”卡拉解释道:“我认为人类的视力都不太好,或者他们都智商低下的是傻子。顺便说,我更倾向第二个说法。”

“也可能只是懒得管你,懒惰和冷漠是人类的本性。思想和身体一样,稍有过度的安逸,便会如染瘟病。”康纳答道。他最近看多了塞林格和狄更斯,也试图鄙视一番社会现状。

卡拉没听懂:“所以你换身衣服就好,你长得这么普通,不会被认出来的。”

康纳不愿意承认自己长得普通,他的核心程式告诉他是独一无二的,包括实力与美貌,要证实这一点意味着他必须时刻被辨认出来,可被认出来与他的根本理念相违背,一时这项行动进入了两难的境地。

可卡拉说的“人类是傻子”这种结论提醒了他。既然人类是傻子,那“认不出”是傻子的错,而不是因为他“长得普通”。

康纳戴上了顶鸭舌帽,又戴上兜帽,大了两码的卫衣外面套上棒球服,在牛仔裤外面穿了掉到屁股上的运动裤,再加一把金链子他就像个学艺不精手脚不灵活的地下说唱爱好者了。

汉克并不支持他到外面去,认为一台RK800遭到报废一定有其理由,至少发生过什么,康纳难保不被录入了什么犯罪数据库。但没有相关新闻,外头的警用RK800依旧活蹦款跳,汉克渐渐也开始相信他手里的康纳或许只是一起普通报废——追要犯跳楼了被狗咬了被车撞了之类的,模控公司和警局也懒得回收来维护市容。

汉克不喜欢警察,所以一切关于警察的坏话他都愿意相信。

康纳出发了。

撂倒一台RK800其实比想象中容易,找到一台RK800才不容易。这东西没那么普及,多数都在警局里或者身边有他人陪同,康纳尝试袭击一台落单的RK900不成功,被追出了三条街,勉为其难在垃圾堆后躲过一截,心想RK900比自己强又怎么样呢,好歹丑呀。

康纳又尝试了几次,选择一些落单的看起来正在工作中的RK,这回终于成功敲断了一只RK800的腿。康纳蹲在垃圾桶边上欢快地拆对方的半张脸,像只活啃人类的丧尸那样换迅速掉了自己的狗耳朵和眼睛。

他被一个仿生人看到了。

操,绿眼睛,棕色皮肤,这才是真正的长得“不普通”呀。

康纳紧盯着他,而那个仿生人只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停顿了几秒,竟然没什么表现,像是根本没看见一样目不斜视地继续朝前走。

康纳感觉受到了侮辱。

康纳从垃圾堆里跳出,一把抓住仿生人的手甩到了墙上。对方这才有了点初步反应,手中的东西滚到脚边。他眨了下眼睛看康纳,见对方没有进一步动作就俯身去捡落的物品,康纳扫描出那是罐颜料。型号RK200,老古董。

RK200捡完颜料,康纳又抓住了他,这一下他掐住了对方的脖子。

“就这么走了?”他学人类威胁地压低声音,又意识到这对仿生人根本没用。

对方绿色的眼睛睁着,没说话,像是分辨不出回答的必要性。康纳认为没必要弄死他,但也不希望让一台仿生人成为自己犯罪的证据。正确的做法是现在就控制他,说服他。

康纳抢过他手里的颜料:“这东西我没收了,想要拿回去的话,告诉我你的名字住处联系方式。”

RK200依然不回话。康纳知道RK系列常运用于服务特权阶级,警戒性高于一般仿生人,很难让他透露主人的讯息。难道要审讯他吗?还是用一些人类的方法。

康纳突然想起了昨晚卡拉看的电视剧。

人类会用一些迂回的、看似善意的、控制情绪的方法,例如——

“你的眼睛真美。”他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对方沉默。

然后说:“谢谢。”

此刻康纳全然忘记了脚边被拆了一半还在抽搐的仿生人,忘却了自己还歪着半张脸,他为什么而来,为何开始的对话,为何把对方掐着喉咙按到墙上并抢了对方的颜料。康纳只记得今天天气不错,飘着几片云,光线不温不火,能把他那层RK系列的珍贵皮肤打得雪白透亮。这似乎是个发展剧情的完美时间,就好像电视剧里的旁白操着口稳重而缓慢的男声告诉他今天注定要遇见这个人。

康纳突然入了戏,变得深情款款,英俊多情。

“你真美,愿意让我送你回家吗?”












“不。”对方答道。

于是康纳抢走了他的颜料。

.
TBC
.

(写了两章都没🐴什么事,我要断后路,赶紧把这篇傻屌玩意搞定)

评论(21)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