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小蓝手推荐、打赏和评论,社情作文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空巢南极圈po主需要热情关爱😘

【夜澜+巍澜】如何打碎兄长的私人财产( nc17中)

主要内容还是夜澜,巍巍目前几乎只出现在对话和回忆里,不能磕的请避雷~这周末尽量完结~

*

没成想夜尊比沈巍娇贵太多,是个贵妇般嘴不沾杯沿的主,抿了一口就不喝了,随手指使赵云澜把剩下的喝完。

两个人对着一大桌山珍海味相顾无言。夜尊把持着形象不肯多吃,却也身不由己地清空了半桌。反观赵云澜游魂似的笼罩着愁云惨雾,酒一杯接一杯喝,盘子里半块牛排划拉来扒拉去半天也吃不完。

夜尊扮演好男友温柔询问:“不合胃口?”

可不是,陪吃饭的人不合胃口。赵云澜哪里敢说,也只能暗自腹诽,呵呵一笑,说他不饿。

夜尊于是百思不得其解,认为今晚对自己的小云澜没有哪里做得不到位,温柔与阔绰并举,俊美与浪漫俱全,赵云澜该是开心的,毕竟他深知沈巍是个不解风情的老古董,一样都做不到。夜尊实在想不明白,便把过错怪罪到这家餐厅上,全然忘却刚才吃得多开心。

他擦了擦嘴:“把你们厨师叫过来。”

赵云澜回过神:“怎么了?”

夜尊深情款款凝视赵云澜:“你不是不喜欢吗?我杀几个厨师让你开心一下。”

赵云澜一时无法理解这位变态的思路,他凝视夜尊许久,发现他不像在开玩笑。大约是在柱子呆太久里脑袋被辐射坏了,夜尊确实有点当个烽火戏诸侯的好男友的意思,可惜赵云澜没有当千古妖妃的爱好。

“你是不就是流星花园看多了以为自己是道明寺?这么大个孩子该过中二期了!”赵云澜急火火地抬手招服务员,打翻了一盒鳕鱼松酱:“结账!”

夜尊脸色阴沉地盯着赵云澜沾了黄色酱汁的袖口,又抬起头无辜眨眼:“可你还什么都没吃。”

“我说了不饿,您吃得开心就好。”

夜尊没理会赵云澜,他缓慢拍了两下手,像编排一出马戏团的暖场表演剧目。所有服务员着了魔似的,悄无声息在眼前一字排开,宛如一整排红色棺木。夜尊柔声问道:“我的云澜不喜欢你们的菜,你们说该怎么办呀?”

“臭小子!”赵云澜猛的站起来。

夜尊翘着一条腿,勾勾手指招呼左起第一个服务员走上前,用下颚指了指桌边的刀叉。

“这里有把叉子,你把它捡起来,插进自己眼睛,把眼珠挖出来送给我的云澜可好?”

服务员是个看上去成年不久的小伙子,一脸雀斑和日晒后的晕红,他麻木点头,拾起桌上银色的钢叉对准自己的眼珠。夜尊接着说:“做完后把叉子给下一个人,一个一个排队来。”

他交代完毕,回头朝赵云澜莞尔一笑:“云澜,你喜欢吗?”

赵云澜上前两步劈手夺下小伙子手里的钢叉:“你发什么疯?”

服务员没了目标,惊恐起来,得了癫痫般簌簌发抖。过了一会他注意到赵云澜手里的钢叉,宛如丧尸猛扑上来,赵云澜连连后退几步,不得不把人打晕了。

夜尊觉得这出热闹挺好看,想要给剧本再添几笔。

“你看我对你多好,我哥可不会为你干这个。来,下一个是谁,从小云澜手里抢过叉子,然后挖出自己的眼睛。”他停顿了一下,歪了歪头:“如果小云澜不肯给,那就在这里吃掉他吧。”

夜尊正在兴头上,没防备一发冷枪——他根本没想到赵云澜在假装失魂落魄时偷偷找回了枪藏进外套,这就是他死活不肯换衣服的原因。这一枪中了,准心稍有偏差,打在了左肩,打落了左手握着的手杖。夜尊迅速反击,唤出的黑色绳索牢牢锁住赵云澜开枪的右手。赵云澜一击没有致命,仅剩的左手从冰桶里拎出一个酒瓶兜头冲夜尊扔了过去。

这只酒瓶在半空就被击碎了,飞散的玻璃片和整整一瓶紫色液体落在新衣服上。夜尊拿一根手指缓缓摩挲自己左脸颊,碰到了两道被玻璃片划出的粘稠血迹。他把手指放到眼前,粉白的指腹沾了红。他仔细端详,面无表情。

“云澜,你可真是不同凡响啊。”

夜尊打小记仇,从来受不得半点委屈。他满眼阴毒,不再保持优雅,一甩手掀翻了整张餐桌,餐具食物落了满地。赵云澜被他笔直攻击的能量击飞了出去,朝后撞到了墙边的柜子上。脆弱的木板发出一声裂响,柜子上方的两瓶红酒摇摇晃晃。赵云澜也没躲,其中一瓶砸碎在桌角边,碎玻璃和酒瓶磕着脑袋,浇了他一头一脸的红色酒液。

夜尊凝视着赵云澜——电视上说在伴侣面前展现男性气概是人类的泡妞利器,沈巍那样的怂包,势必不会为赵云澜做这些。自己为他做了,赵云澜竟然不领情,不顾念自己的好,弄脏新买的衣服,还划花自己漂亮的脸。他的好哥哥,压根养不乖这只上不了台面的疯狗。他何不替哥哥管教下?

这场景下自己该拿杯酒,模仿地主端坐原地欣赏犯错的宠物哭着求饶。接着他意识到餐桌早被他自己掀翻了,酒也多喝不得,实在不大得劲。赵云澜还坐在那不动,屈起膝盖苟缩着,连声音都没发出来。

“云澜。”

没回应。

他纡尊降贵地又喊了声:“赵云澜。”

夜尊坐不住了,站起来大踏步走到赵云澜身边,听对方气息微弱得几乎消失,唇边挂着血丝,有点慌了。他无意把赵云澜打死,又拉不下脸认错,只能装模作样拿鞋尖踢了踢他,又发动了一些修复能量:“别装死。”

赵云澜在几秒之后猛的咳出一声,伸手捂住了,血迹沿着指缝漏出来。

夜尊到地面之后,给赵云澜治伤用的黑能量比他杀人的还多。他蹲下来,又伸手去捏赵云澜血糊糊的下巴。

赵云澜被砸得不轻,一副神情恍惚的可怜样,他茫茫然抬手去摸眼前的人:“沈巍,我好想你......”

他的沈教授出现得太突然,又消失了太久,留他在地面上独自等待一个生死未卜的讯息。在这突如其来的重逢之中,赵云澜感到了一阵委屈,眼眶里翻着水雾几乎掉下泪来:“你的脸怎么了,谁弄伤了你?”

夜尊看他可怜巴巴,觉出些逗弄的意思:“你说呢?”

赵云澜素来怜香惜玉,尤其见不得沈巍这张漂亮脸蛋有伤痕,奋力想把这片白花花的面皮弄干净,但手上沾着自己的血,越擦越多,手又抖得不像话。夜尊伸手拨开赵云澜有气无力的手腕,又给了他一个巴掌。这次没下狠手,但赵云澜被打清醒了。

两个人陷入相对无言的尴尬境地。

赵云澜自知失态,又被夜尊捏着脸没法撞墙,决定坚持装死。夜尊脸色也不好看,抽了块领巾恶狠狠地去擦赵云澜脸上的血,快把他脆弱开裂的嘴擦掉第二层皮。赵云澜伸手来挡,夜尊提着他的领子把人从地上拎起来。

“你小子不准杀人,我会揍你.......”赵云澜还要念叨,夜尊拿手杖狠狠打了他屁股。赵云澜被吓出了半声惊叫,差点朝前扑倒,捂着屁股呆住了。

夜尊单手压住赵云澜凹陷的后腰,从紧巴巴的牛仔裤后袋里掏出车钥匙扔到对方脸上。

“开车,回家。”

赵云澜抓了钥匙就走,夜尊又把他捞回来:“我先走,你跟我身后。”

赵云澜啼笑皆非:“好。”

夜尊接着说:“枪我没收了,要是再敢攻击我,不敢保证你的沈教授还能活过几天。”

“他也是你哥哥。”

“我听说你们地上有习俗,哥哥死了,长嫂就得嫁给弟弟,要是这个弟弟又死了,再往下传,对不对?”

赵云澜被这等阴阳怪气激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好弟弟你误会了,真算起来我是你姐夫,又不能给你生孩子,你接盘能占着什么好呀。而且那都是传说,我们国家不兴这套。”

夜尊的兴致却起来了:“我可以让你生,地下有这种异能。你说哥哥看到你怀了我的孩子回地星,会不会心甘情愿地接受你当弟媳呀。”

赵云澜真想为这句胡话扇自己两个大嘴巴。他开始保持沉默抗争,以免又给小变态联想到什么坏主意。

可惜赵云澜不说话,却不能堵住夜尊的嘴。这花枝招展的小变态坐在副驾驶上盯着赵云澜的侧脸浮想联翩,突然蹦出一句:“我挺想在那里干你。”

赵云澜开错了车道,猛踩刹车,一时忘了尊卑,气势汹汹地怒骂流氓:“给老子闭上你的狗嘴!”

夜尊正为自己构思的场景心情大好,凝视着赵云澜露出甜美的微笑。没生气,当然也不闭嘴:“我想把你脱光,在桌布上干你,那一排红色衣服的店员会看着你的裸体,不说话,也不敢转开视线,就像阴婚仪式。”

他想了一会,又补充到:“但我觉得不太体面,太脏了。”

赵云澜松了口气:“真亏你想得通,贤弟也是聪明人。”

夜尊在一边估计是坐得有点无聊,把一根手杖摆弄来摆弄去,过了一会又说:“我不嫌你脏。”

赵云澜把车靠边停下了。他深吸一口气,转过半个身体,拍了下夜尊的肩膀,决定好好和这孩子讲道理:“小夜夜啊,我知道你们地底下教育环境不好,也不大人道,把你在一根柱子里关了一万年,你在里头这不也没事干,只能做上下运动,专心恨你哥。”赵云澜眨巴眨巴眼,试图展现诚恳的老妈子态度:“这不好,要是在地上,和别人聊聊天,做做健美操和肥皂,你也不至于变得这么变态不是?你别老一个人胡思乱想恨这恨那,你得交朋友,找个姑娘谈谈.....”

夜尊和和气气地打断他:“我不是在和你谈吗?”

“我这怎么算呢 。我虽然好,但也没好到找不出第二个来呀。”

“我不要第二个,你是哥哥选的。”

赵云澜又被噎住了。如果夜尊只是个普通的小弟弟,他一定现在就把这家伙从车上踹下去,但这位金贵的地星大人物左手抓着黑袍使右手抓着地君,赵云澜根本不知道沈巍在地下被怎么样了,而夜尊对他奇怪的执着,明显是从哥哥身上转移来的——这家伙该不是借着自己发泄他对哥见不得人的欲望吧。

这么一想通,赵云澜不由地痛心疾首,为自家媳妇遭的苦害痛,自己比沈巍皮糙肉厚,要是能分担点小崽子变态的感情,那也是好的。

“小夜夜,你小子怎么这么死心眼,你看你哥每天穿一身黑品味这么差,选的人肯定也不适合你。”

夜尊又要笑不笑地盯着赵云澜看,从脸上一路朝下看到腿上,还伸出一只手摸了摸赵云澜一头乱发,像挑拣一块猪肉:“你也就那样,上不了档次,教养太坏,放菜市场里打折才卖得出去。”

赵云澜恨恨地磨牙,计划救出沈巍之后一定把小变态的脸打肿:“你知道就好。”

“不过我不嫌弃你。”夜尊笑了:“他自出生以来就讨人喜欢,要什么就有什么。我不过要他身边一点东西,你这么个小玩意,我以为他肯定愿意给的。结果他叫我不要碰你。你说,你到底是好在哪?让他舍不得送给我,非得自己藏着。”

“小叔子,你这是病,得治。”赵云澜接着又问:“您什么时候玩腻,让我去找沈巍?”

夜尊脸色阴了下来:“闭嘴。”

闭嘴就闭嘴吧。赵云澜盘算着偷偷发讯息给其他人,毕竟小变态也没法二十四小时死盯住他。现在龙城的通道关了,也总有别的路。这两人一到家,夜尊去换衣服,赵云澜就鬼鬼祟祟消失了。等夜尊翻出来一件睡衣往沙发上一坐,指使赵云澜打开电视,那人就躲了起来。这躲起来是夜尊的说法,赵云澜这么大一个人,离他八丈远,兔子般缩在洗衣机背后,夜尊便控制不住的要去注意他。见他打开洗衣机的盖子,又赶紧关上,夜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赵云澜蹲在地上,拆了一颗糖,又站起来,把洗衣机里的衣服一件一件湿淋淋往外捞。夜尊的白色夹克被染成了一种皱巴巴的肉粉色,赵云澜做贼似的侧过身挡住,又扔了回去。

夜尊盯着电视屏幕偷看他,实在觉得他有趣,配上一脸的淤青和乱糟糟的头发,多像电视里头饱受屈辱的农村媳妇。但赵云澜放去外头也很是漂亮体面,骂起人来虎虎生威,能把一大帮老爷们吓到恭恭敬敬——这样一个人现在是自己的了。要是赵云澜乖乖听话,真比底下那些丑八怪走狗好用多了,夜尊认为自己能好好对待他,给他财富和地位。可惜这么一个赵云澜,心里头却只有自己那个一事无成的废物哥哥呀,真是浪费。

那头的赵云澜浑然不知夜尊把他从头到脚掂量了一遍,他一天之内受了太多顿打,并不想再和夜尊搭话,又没收了手机,只能写了张纸条塞进裤兜,打算傍晚出门塞进走廊里放小鱼干边上的花盆,给死猫留个讯息 。

夜尊看他干干净净站在那儿,有点想再打他一顿,把他弄得更脏一些。

“我的衣服呢?”

“还没洗完。”赵云澜反射性地绷紧脊背站直了,他摸了把嘴上的血痂,目光发直,意识到这顿打是躲不过去了。

但夜尊看起来没打算打他,反而拍了拍沙发边上的位置,示意他坐过来。赵云澜摇头,夜尊瞪他,于是赵云澜行尸一般走过去,坐下,挪到了离夜尊最远地位置。这个位置本来是沈教授坐的,夜尊屁股下的坐垫也是沈巍买的,闻起来还有赵云澜身上骚包的香水味。电视里在放一个旅游节目,满屏幕都是京都的樱花。夜尊穿着身白睡衣,没戴眼镜,看上去也是个柔软的好青年,此时盯着屏幕里的樱花眼睛发亮。

——就像第一口舔到糖的沈巍。

赵云澜不知怎么有点情绪泛滥,几次开口想问点沈巍的情况,又被他看电视时这股孩子般的热情好奇给挡住了。说到底他们俩兄弟都没见过什么好东西,沈巍在地底下,又多久没见到阳光了?那个家伙本来就成天冷嗖嗖的,白得像鬼,应该多晒晒。

“小云澜......”夜尊转过头。

“沈巍.......”

赵云澜一下闭了嘴。夜尊也不说话了,嘴唇紧抿着,面无表情的笑脸被电视里樱花的红和娓娓道来的女声映衬得颇为狰狞。然而夜尊这时又笑了一下,若无其事地继续说:“我想去那儿,你陪我去吧。”

他指的是京都。

赵云澜第一反应是拒绝,第二反应是哎呀这感情好,看老子不把这死变态扔山里然后自己偷偷回来,第三个反应式是这不行离开龙城万一沈巍回来找他了呢?三思过后还是得拒绝,那当然是自家巍巍最重要啊,只是不知道说“你是个好人,我们不合适”会不会当场被打死。

好在夜尊没给赵云澜这个机会。沙发另一端漂亮又阴郁的好青年见赵云澜半天不肯搭腔,于是站了起来。赵云澜抬头看他,茫茫然看到他被电视打出的背光,下意识往另一个方向逃。夜尊伸手抓了一把赵云澜乱糟糟的头发,把整个人凶狠地掼倒在沙发上。赵云澜喘着气看着上方,心里知道糟了。

“贤弟,你吃颗糖冷静一下.....”赵云澜的头皮都要被扯掉了,他疼得发抖,扑腾着去抓夜尊的手。

那股诡秘沉重的黑色能量瞬间压了下来,赵云澜突然动不了了。他像个无能为力的受害者那样躺在沙发上,胸口因惊惧剧烈起伏,额上沁出冷汗,那人的声音从头顶清晰而缓慢地下落。

“把腿张开。”

TBC

评论(114)
热度(15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