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打赏、小蓝手推荐和评论~支持是我继续生孩子的动力。
看我讲骚话可以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
不许催更。

【夜澜+巍澜】如何打碎兄长的私人财产( nc17上)

混合式背景,关于一个想体验爱情的傻屌总裁面弟弟和无奈配合的嫂子。OOC,算是形式上的夜澜精神上的巍澜吧,内容基本是上全是夜澜,看清楚警告。

*

昆仑君那会就留着片扎眼的小胡子,头发乱糟糟贴在脸颊边,说他是个小神明,也着实不成样。他穿着裘毛,看起来像个喝酒吃肉射大雕的主。夜尊第一次见到他就止不住发笑,可夜尊生得好看,眉睫浓黑,肤白唇红,这一笑看起来倒也明艳可爱。

于是昆仑也对他笑:“你是哪来的小东西?”

夜尊对这人没太多兴趣,也不说话,笑了声便离开了。对于伤害昆仑的执念多来源于他万年未解的困惑——他不明白自己那个心高气傲的兄长是如何喜欢上这样一个其貌不扬的小神明。后来他见到兄长影子似的缠着对方,堆出笑容,面目可憎,全无平日的威严,只感到满心不适——就像什么被抢走了。

这被抢走的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来。他总认为昆仑是把兄长当成了自己才会同他相爱,那天要是夜尊留下,哪里轮得到自己的傻兄弟趁虚而入。可他又着实看不上昆仑,单纯是不值钱的东西被抢走这事增加了它些许可怜的价值。他同样看不上自己兄长,原本两个蠢东西搞在一起是件乐事,可他们怎么就能只对某个人露出那样的目光来呢?

傻瓜黑袍使百年来都没这样喊过自己的名字。

这件事的快乐之处在哪里呢?

夜尊想来也不是嫉妒这些,他不需要这些多余的扰人心智的东西。大约只是不喜欢看到任何两只黏糊糊交好的生物,何况其中一只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脸,露出算得上谄媚讨好的神色——这太恶心了。

夜尊第二次去拜访昆仑时确实是去找麻烦的。他比傻瓜兄长早了一会儿到,爬到山头树下。昆仑看到他微微愣了一下,接着眼角的余光快速而冷淡地瞟过,迅速转去了别的方向,就像夜尊是株无足轻重的植物。

昆仑抱着一只黑猫。

夜尊上前一步抓住了他抚弄黑猫的手腕。

“是昆仑君吗?”夜尊摆出无邪的笑容,脸和头发都浸在白色里,殊不知自己此刻表现得就像惹人厌恶的兄长:“我是他的兄弟。”

昆仑朝下瞥了一眼:“怎么,你也是太无聊要来找我玩?”

“我只好奇你是个什么样的东西,能讨得他喜欢。”

昆仑看上去倒没生气,他轻巧地、语调戏谑地吐出两个字:“放肆。”

我还能做更放肆的事——夜尊这样想。他整个压了上去,揽下昆仑的额头,贴上了自己的嘴唇。没碰上,夜尊极近地凝视着他,昆仑就在眼前,此时面目冷酷,毫无与兄长嬉戏时的笑意。过了一会,昆仑伸出手颇为轻蔑地推开夜尊的脸,嘴唇却鲜艳肿胀。眼看着不远处走来了那个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哥哥,昆仑立刻变了张脸似的,温柔和宠溺爬上他的脸颊,目光柔和下来,夜尊的手中只剩下一把形状嶙峋的空气。

“弟弟 ,你怎么和昆仑在一起?”

傻瓜兄长眉目之间透着股全然盲目的天真愚昧,一见到弟弟,立刻又摆出了哥哥的样子。

“没事,我们闹着玩呢。”昆仑朝他伸出手,“又想我了?小美人。”

这真是太恶心了——夜尊想。

他总忍不住要上去破坏点什么——至少把这事变得不那么恶心。

但夜尊没来得及做什么,昆仑的死他在几天后才知道,哥哥像条没奶喝的小狗那样呜呜哭了好几天。这个发展并不能让夜尊快活,他只觉得更恶心了,到底一个人会在什么情况下给另一个人自己的命?出于什么目的?又能够获得些什么?而昆仑到底是有什么魔力让自己的傻瓜兄弟变成软弱的废物,这是他未知的精神操控手段吗?夜尊无从得知,他找到了赵云澜,他想赵云澜会告诉他。

但赵云澜依旧只用余光扫过他,那个昆仑模样的人似乎依旧不想多看他一眼。夜尊笑了起来,将袖口的条纹衬衫翻好形状,好整以暇地掐住他的脖子,劈头给了他一巴掌。赵云澜的嘴唇从昨天上午开始就瘀肿着,是被他杵到桌角撞的,这一巴掌下去立刻流出血来。

“你怎能这样看我?我的小云澜。”

赵云澜没说话。

看他一副乖巧的模样,夜尊又开心起来,腾出一只手拿雪白的袖口去擦他嘴角的血,赵云澜朝后厌恶地躲了一下,夜尊捏紧他下巴,于是赵云澜不动了。

“说真的,如果我哥打你,你也这样?”

他们挨得极近,夜尊撩开赵云澜脸颊边的碎发,温柔对待,这几乎是个一万年前的翻版,这回不会有烦人的兄长打断这段温存。赵云澜瞥了他一眼,不怎么领情,又把视线转开了:“他不会打我。”

“我可不信,我哥哥这人最凶最坏,喜欢打人,尤其喜欢打自己人,你可没看到那些地星人多恨他。你也算他自己人,他怎么能不打你?”

夜尊的逻辑曲里拐弯的,赵云澜也懒得解释什么。夜尊摩挲着他下巴上的胡子,左右端详他。

“你说哥哥他喜欢你什么?”

这回赵云澜倒笑了:“这我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我觊觎他美色。”

“那我呢,我不好看吗?”

“一个就够了,两个无福消受啊,美人。这世上男人这么多,也多看看别人,别老抢你哥的啊,乖。”

夜尊捏着他下巴的手缓慢地下移一寸掐住了喉咙。赵云澜极瘦,脖梗细长,一只手掐得过来。他剧烈呛咳出声,声音被卡进喉管。赵云澜往外用力推了夜尊一把,又挨了一耳光,这下刚才弄干净的血又白擦了,连着新鲜涌出的鼻血一块直往外流,糊到夜尊的白衣服上。夜尊啧了一声,赶紧站了起来远离污染源。

“真是个脏东西。”

赵云澜也不去擦,由着脸上三道小河流似的血迹沿着下巴滴进领口。他大喇喇地躺上沙发,两条长腿搁上茶几,故意踢翻了夜尊装模作样泡好的一壶乌龙茶。

“你可别装情圣了吧,好弟弟,有意思吗?大老远从地下跑来非要我和你扮情侣,你知道我是不会爱你的。”

茶水溅上了夜尊的外套衣摆。

夜尊打小就漂亮得几近神经质,沾了血的模样更像个夜间出没的怪物。他抿着微微发笑,手上镶满黄金和钻石的浮夸手杖一下下戳着赵云澜的胸口,嗓音轻柔,语调却因过度兴奋扬了起来:“小云澜,我怎么会看得上你呢,我不过想感受一下我的傻瓜哥哥平时都过着怎么样的日子。”

——哪样的好日子让他变得色令智昏、软弱无能,把一条老命的一半给交出去了。

夜尊是在三天前找到赵云澜的。

他哥哥的男人,那是个没什么戒备之心的、对谁都傻笑的蠢东西,正被海星鉴的几个小喽啰追得到处躲藏。夜尊内心郁结的畏惧在此情此景下消解,甚至为这个颇有趣味的场景生出几分怜爱来。神秘而高贵的昆仑从天上掉下来,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玩意,几个废物就能把他耍得团团转。他冷漠无情的、抛弃兄弟的哥哥找了一万年的就是这么个人啊。

到底赵云澜是哪来的魔力将黑袍使变得胆小懦弱,压迫族人,假公济私地满嘴和平道理,只为了保护这脆弱的小人。

他现在就能把赵云澜捏碎了。

——或者体验一把沈巍那无趣又可怜的爱情?

夜尊挥挥手摒退了身后的两个海星鉴走狗,在拐角找了个好位置,静候赵云澜路过,顺势一把拽了他的手。不料夜尊用的力气过大,赵云澜一时全无防备,踉跄了一下,整个扑进夜尊怀里。

太热了。这个人。

夜尊烫到似的推开,赵云澜却抓住了他的袖口:“沈巍!”他红着眼眶,面目憔悴,双眼发亮,“你终于回来了!”

夜尊回想着傻瓜兄长从前是怎么对昆仑傻笑,只记得像条狗似的,摇着尾巴乱转,眼巴巴地盯着人家。夜尊于是放下身段有样学样:“嗯,我回来了。”他欢快地脱口而出,“云澜。”

夜尊轻轻回抱了赵云澜,可受不了那人身上恼人的热度和甜味,不动声色地往后躲。赵云澜紧紧拥了他半晌后也发现了,他似乎是习惯沈巍这样,讪笑着放了手。夜尊倒是好奇起来,他可不信兄长对昆仑还能这么冷漠矜持,怕不只是觉得一万年后的赵云澜是个易碎品,得像个好人家的处女那样对待吧。

“云澜~”

他瞧见赵云澜红了耳朵。

几天之后他才知道沈巍从不叫他“云澜”,不管赵云澜怎么給暗示,沈巍还是把持着自己的矜贵,像把守一份无聊的贞操。倒是夜尊那撒娇似的一声震得赵云澜心猿意马,那个糖做的小玩意晚上偷偷挨过来,嘴上叨念着“好老婆”,扭扭捏捏地偷偷亲他。于是夜尊一把将赵云澜摁床上,那人吓了一跳,夜尊去咬他的嘴,另一只手用力掰开他赤裸的大腿。他没控制住力道,床板吱咯乱晃,赵云澜在他嘴里发出一声被弄疼的惊叫,紧接着开始挣扎。夜尊不耐烦地压着他,直到把赵云澜的嘴唇咬出了铁锈味。他啃了半天察觉不出什么趣味,这才放过了对方。

赵云澜一得自由赶紧往外逃,一咕噜滚下床,屁股结结实实砸到地板上。

夜尊开了灯,耐着性子勉强问了句:“没事吧?”他又娇滴滴地加了后缀,“云澜。”

“宝贝,你太辣了,我这不是一时有点受不住。”赵云澜冲他傻笑,扶着床沿趔趄了一下没站起来。夜尊这才意识到他腿上被自己捏出一大片淤青,轻轻松松就抽筋了。夜尊意外获得了些许不知出处的成就感,看着赵云澜的可怜样,他砸吧出几分糟蹋了兄长家好东西的飘飘然,不由的良心回笼,柔情蜜意地扶了人一把,拉他上床。

“怪我不小心,云澜。下次我会温柔点的。”

赵云澜耳根子软,被他这两句软绵绵的情话说得心花怒放,嘴上带着血却绽开了笑容,凑上来湿漉漉地吻夜尊的眼睛。

“你才刚回来,应该好好休息。我的错,不该夜袭你。”

赵云澜热腾腾毛茸茸地抱着他睡,第二天早上他们又一块起床跑去外头晒太阳,带沈教授去新开的餐馆吃午饭。他们手牵手出门,夜尊试探着又咬了赵云澜的嘴唇,对方被他摁在墙上,满嘴刚舔完糖的甜味。夜尊这回终于察觉出一些好味道,往嫂子嘴里探舌头,赵云澜闭上眼睛回吻他,被他凶狠的热吻搞出几声细软的呻吟。赵云澜这条不安分的宠物狗还想往不该摸得地方摸,被夜尊警戒性地抓着两只手按到背后。赵云澜脸皮厚过城墙,顺带着开始喊“好哥哥.爱爱我”,就着被禁锢的姿势拿胡子蹭相好的脸颊,倒把夜尊闹了个大脸红。他不能容忍赵云澜以下犯上,又享受对方情难自禁的模样,一时不知如何惩处。下午他俩偷偷摸摸抄小路翻窗回特调处,像对私会的小情人那样避开耳目,甜甜蜜蜜挨在一起研究圣器。一小时后,赵云澜却当胸对他开了一枪,理由是沈巍绝不会不在乎他人的性命。

噢,他都快忘了。小糖人翻脸就像当年的昆仑一样快,刻薄地抿住嘴唇,拉开距离,对准夜尊连开几枪。

夜尊轻松避开,执起手杖打断了他昨天捏青了的那条腿。他在侧边闪现掐着赵云澜的脖子拦腰摁到桌上,扫落了好几本书。夜尊缴了他手里的枪,手杖横在赵云澜喉管上,思考着怎么弄死这小东西好让傻瓜兄长更难过一点。但当他低头瞥见赵云澜倒在桌上一脸的血,用一种困兽般凶狠又惊恐的眼神瞪他,一时有些舍不得了。

唉,说到底也算是自己的小云澜了。

虽说这玩意不经用也不经摔,但称得上可爱粘人,晓得乖乖来抱自己。沈巍和昆仑也就认识了几天的事,何况自己和赵云澜还睡了亲了,也顶得上让人家等一万年的关系了吧?夜尊可真搞不明白傻瓜兄长为昆仑在这一万年要死要活地做什么,不就是这么简单的事吗?

夜尊心里已然把赵云澜划分为自己的财物,并不打算征得本人意见。他要施舍赵云澜一点微薄的爱意:“你就把我当成他,我会对你好的。”

那时的夜尊还不知道这句话到底能为自己招来怎样的羞辱。

赵云澜愣了一下,那张满是血污的脸竟还能生动地做出嗤笑的表情:“您可别闹了,我的小叔子。我知道我讨人喜欢,但也不至于让寂寞的您这么苦苦惦记吧。”

夜尊戴着一副白色手套,抓住赵云澜的头发,人稍微离远了一点。赵云澜挣扎着想蜷缩起来,两手乱抓,满嘴不干不净地骂娘,又蹬着短靴踢他。夜尊扯着赵云澜一头乱发往下狠狠撞了两下,这回全撞在了桌角。手里的身体立刻软了下去,赵云澜还要垂死挣扎,夜尊把他扔到了地上。赵云澜缓慢地把自己蜷成一团,半张英俊的脸被血浸透了。

其实杀掉哥哥的男人这事没想象中有趣。

——夜尊坐在沙发上,凝视着地上不动了的赵云澜。他不想弄死赵云澜,但他确实认同赵云澜别有趣味。他还没听腻赵云澜黏糊糊地喊他“沈教授”,能喊“夜尊”当然更好,他还喜欢那些热乎乎的拥抱和笑起来露出的两颗虎牙。这些东西当然都没太多价值,不很需要,多了却并不令人厌烦,就当是养了条狗,养了只猫。怎么赵云澜能对哥哥撒娇,却对自己开枪呢?明明是自己先遇见昆仑,先招了昆仑的喜欢,怎么最后昆仑只惦记上沈巍呢?

又为什么,他被关了整整一万年,长得也比哥哥漂亮,连赵云澜这样不值钱的小玩意也得不到呢?

夜尊感到厌烦,踢了地上的赵云澜一脚,赵云澜没动,鞋尖沾了血,脏。也只能等赵云澜爬起来收拾房间,洗干净弄脏的新衣服,夜尊可不会动手收拾。他观赏了地上癞皮狗似的赵云澜一会儿,用法术修复了他打坏的伤腿,把人弄醒了。

“你听着。”夜尊拿手杖顶端划拉着赵云澜起伏的肋部,决定讲道理:“只要你乖乖的,像对待沈巍那样和我处着,我就答应不弄死他。等我玩腻了,我带你去找他,怎么样?”

赵云澜还迷迷糊糊的,喘得断断续续,透过一脸血茫然看夜尊:“小叔子,你想和我谈恋爱?”

夜尊心里不大同意这个说法,又没想到怎么表达更好:“我不和你谈,你和我谈就好。”

赵云澜轻笑了一声。夜尊踢了他一脚。

“你赶紧起来,把我的外套去洗了,都是你的血,以后不准弄到我身上。”

赵云澜爬起来胡乱拖掉了地上的血和茶叶。夜尊大爷似的指示他铺床收拾桌子,赵云澜一股脑把夜尊新买的白色夹克扔进洗衣机里,只觉得头晕目眩。他扶着洗衣机站了一会,连东西都要看不清了。夜尊不知何时从背后靠近,捉住了他的手臂。

“我饿了,嫂子,给我做饭。”

赵云澜有点好笑:“我不会,好弟弟。”

夜尊微微撅起嘴,不高兴了:“你可别骗我,小云澜。”

“我没骗你。”

夜尊仔细观察了一会儿赵云澜的脸,看他确实虚弱懵懂,还一脸家暴后的淤青血肿,看上去神智不太清醒,于是大发慈悲地挤出几分温柔来:“那你陪我一起去外面吃吧。”

赵云澜想说他不饿,又不想平白再挨一顿打,于是一瘸一拐去拿车钥匙。夜尊自觉从沈巍衣柜里翻出一套西装,兴致勃勃地给自己配领针和袖箍,也指挥赵云澜去换身衣服。

“云澜,我们第一次约会,你要认真对待哦。”

赵云澜满心想着沈巍安危,神情茫然地随手抓了一件就要走。夜尊把他抓回来,替他重新系了风衣后腰上的蝴蝶结,扶正了肩线。夜尊越看越觉得赵云澜是个精致脆弱的小东西,没什么战斗力却盛气凌人,脾气还大得不行——尤其是肿着半张脸被教训得不敢扑腾时,凸显了自己对宠物驯养的优越技法。

他心里这么想,干脆说了出来:“我的小云澜真可爱。”

赵云澜低着头,干笑了一声,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咬牙切齿,恨不能把这变态头朝下从马桶冲下地星去。

赵云澜面无表情地开车,夜尊指手画脚地嫌座椅不舒服,又说沈巍的衣服品味差。他这一万年没享过福,天天在一根柱子里头施展不开,穷酸惯了,一到地上就分外爱打扮。他喜欢电视里英国绅士的模样,喜欢白色金色和所有闪烁发光的小玩意,一见到奢侈品店两眼放光,非得拉着赵云澜进去花两小时一套套换浮夸至极的燕尾服。夜尊撒开欢折腾,活像个刚被金主包养的小村姑,突然得了个好舞台来搔首弄姿,每换一套都要欣赏半天,问赵云澜好不好看,要是没得到镇魂令主首肯,他就对店员发脾气。赵云澜无心看他自恋,夜尊穿什么他都说好好好,努力假装不认识他。

夜尊把自己折腾满意了,又要给赵云澜打扮。赵云澜死活不肯,被连拖带抱塞进试衣间摁在墙上扒衣服。赵云澜像个即将被凌.辱的良家妇女连着喊了好几声“住手不要快停下”外加一大串指名道姓的脏话才避免了被打扮成宝冢舞台剧演员的命运。

好在店员都中了迷魂术,他们用不着付钱就掏空了半个店。夜尊买了新衣服心情大好,也没追究赵云澜逛街态度不端正。

如今他们被通缉,照理说不该抛头露面,可夜尊完全不在怕,招摇过市,巴不得在身上打追光灯再配上一群白衣侍女,赵云澜也就小媳妇似的跟着他,故意落下几步,处处警戒海星鉴的人,以免哪个不长眼的来找麻烦被夜尊弄死了。

夜尊在一家西餐厅门口停下了。

赵云澜也跟着停下了,吃不准这神经病又要发什么疯。

夜尊转过身,微笑,颔首,稍稍弯腰,朝他伸出手。赵云澜盯着那只戴着白色羊皮手套的手,汗毛直立,不肯伸手去接。夜尊在那头等了一会,耐心逐渐走到了尽头。

“云澜。”他露出狞笑,语调表演得戏剧感十足:“听话,手给我。”

赵云澜后退了一步,干笑道:“小夜夜,咱吃饭就吃饭,能别搞这一套吗?”

夜尊的手心聚起了一团黑色雾气,赵云澜先是感到一阵剧痛,回过神来时夜尊已经抓住了他的手腕。这只白衣公孔雀矫揉造作地执起赵云澜的左手,低头在手背上留下一个冰凉的吻。赵云澜被这一出搞得头皮发麻,暗暗使劲想把手抽回来,夜尊已然一手牢牢搂住了他的腰,把赵云澜整个圈进怀里,不动声色地往楼上拖。

他压低声音咬着赵云澜的耳朵说:“你要是不乖,我就在街上扒光你的衣服打你。”

夜尊看起来人模人样,手伸进风衣外套和薄薄一层T恤里头,隔着手套碰上赵云澜腰间的皮肤,堪比世家子弟大耍流氓。赵云澜没兴趣当被强抢的良家妇女,条件反射地骂了一句娘,被一只骚包的奶白色小羊皮手套捂住了嘴。

“你很期待?”见赵云澜脸都憋红了,夜尊又笑起来:“你要是喜欢,我们就留着晚上玩。但你要记住,以后别说脏话,我不喜欢。”

这对活像话剧社没卸妆就出门压街的狗男男在餐桌前就坐,赵云澜低着头想挡住自己脸上的伤,夜尊却巴不得招来一千只蜜蜂一万只蝴蝶,他的手杖横在桌上,要求店员挨个大声报菜名,又因从没来过西餐厅听不明白。

赵云澜在对面一声不吭,巴不得看这花枝招展的老小子热闹,夜尊问他想吃什么通通摇头,积极表现出一问三不知的傻样。夜尊猛的拿手杖砸了下桌子,店员吓了一跳,衬得鼻青脸肿的赵云澜更像被家暴的糟糠之妻了。赵云澜怕夜尊一气之下拿服务员开胃,只能接过菜单,从最贵的开始点了一排酒,心里诅咒夜尊像沈巍一样一杯就倒——他定要把这神经病扒光了冲进下水道里去。

TBC

评论(85)
热度(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