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小蓝手推荐、打赏和评论,社情作文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空巢南极圈po主需要热情关爱😘

【巍澜】一辆破车

在这儿也发一下。

一个失忆了的黑乎乎的沈教授。赵处还不知道沈教授身份但是暗恋沈教授这样。和原作没啥关系,非常ooc,只想开个凶巴巴沈教授/怂巴巴赵处的无脑车。

*

鬼鬼祟祟地,赵云澜凑了上来,喊他“沈老师”。

赵云澜嘴角上有块淤青,已经发了紫,大约是昨天去哪儿和谁打架了。沈巍很少见这人整模整样的,琢磨着赵云澜前半辈子是怎么好好活下来的,该是有什么厉害的人护着这愣头青吧。

沈教授当然没想过那厉害人物是他自己。

沈巍头一天刚醒来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失忆了,但没人肯告诉他真实情况,只说是路过工地被砸了脑袋。这话连他自己都不信。赵云澜对他小心翼翼,怕碰到哪把他撞坏了,又一个劲粘上来,满嘴胡说八道。沈巍觉得这挺烦人,他知道赵云澜撒谎,又懒得揭穿。清醒不久后沈巍认识到自己脾气糟糕,不知道是不是装了太久温良谦恭好教授起的反作用,他总是无端憋着股怒气,也不乐意接近任何人。赵云澜是最没眼力见的一个,整日屁颠屁颠跟着不肯放他独处,怎么摆臭脸也赶不走,但这人长得不错,脑子灵活,算招人喜欢。赵云澜能装孙子也能耍横,一头乱发到处翘,十根手指搅在一块,两片嘴唇含着颗糖,屁股碰到哪就能躺上。沈巍也就不赶他了。

“我来接你下班。”赵云澜抱着头盔,眉目间笑嘻嘻的。

“不必了,我自己回去。”

“沈教授您别这么客气,我们以前一直都这样,我这不也是怕你遇到危险。”

沈巍盯着他嘴角那块淤青。嘴里叼着的糖把那里小小顶起一片,干巴巴蹭到了伤口,赵云澜赶紧把糖用舌尖扒拉到了另一边。

“我还要备课。”

“那我外面等您?”

沈巍看了眼外面的天色。

“你就呆这儿吧。”

“好。”他又笑了。

像个下意识反应。

真可疑。赵云澜告诉沈巍他们是好朋友,可哪位朋友能每天准时跑来接对方下班,送对方去上班,像是安了跟踪器一样准时出现。赵云澜看起来挺怕他生气,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搞不好自己的脑子是赵云澜弄坏的。

赵云澜大爷似的找了个沙发自己躺下了,两条腿伸直,无比自然地搁到了茶几上。见沈巍皱眉,他立刻又把腿放了下来,乖巧坐好。

“沈教授.....”过了一会儿他又倚着桌子开口。

沈巍想叫他闭嘴。

“有什么事?”

“你有想起什么吗?”

“没有。”

他坐了回去,闭嘴了。几分钟之后赵云澜屁股再次发痒,搬了椅子挪到沈巍办公桌前,把整张脸凑了过来。沈巍看他,他就笑。

“沈老师,你对我怎么看?”

沈巍拿笔磕桌子,觉得他实在烦人,但赵云澜眼巴巴看他,像只毛乎乎的宠物狗。沈巍知道赵云澜平日也是个领导,对别人又横又凶,也就在自己跟前装模作样。况且他略有姿色,腿长屁股翘,又黏糊得要命,这要是个女人,早被别人指指点点了。

沈巍把书摆到一边,也面对面朝他微笑:“赵处,想听什么样的话?”

赵云澜被沈教授这几天展露的唯一一次柔情蜜意给打懵了,咧开嘴,连尾巴都翘了起来。

“当然是真心话。”

“你之前说你是我最好的好朋友。”

“嗯?”赵云澜一口把糖咬碎了,他鼓着腮帮咀嚼,单手支棱着办公桌从下往下眨着眼睛看沈巍。

“我觉得不太像。”

“那你觉得像什么,沈——教——授?”

沈巍说不准赵云澜是不是在勾引他。赵云澜说“沈教授”这三个字的语调又低又软,黏糊糊地拖出漫长尾音,配上他甜腻的味道和发光的眼睛——沈巍见过这样对他说话的女学生,她们会穿着短裙露出大腿,只是,赵云澜?

他竟然也挺吃这套。

沈巍笑了笑:“可能更亲近点吧。”

“沈教授也这么觉得?”

打不开的请看我简介里微博地址

评论(30)
热度(1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