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小蓝手推荐、打赏和评论,社情作文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空巢南极圈po主需要热情关爱😘

【巍澜】糖(完)

他那张嘴总不消停。你想。

他把那根棒棒糖吮出声响,薄薄的颊肉陷入一个弧度。那些廉价的糖水落入他的齿缝,流向舌苔深处。他的嘴尝起来一定是甜的,就像他平日里会说的那些话。

“沈教授。”

有时候你不懂他为什么要含着这跟东西说话,白色的塑料管在唇外多出一截,随着他嘴里的小动作左摇右晃。他张开双唇吐出几个字时露出半颗被舔湿了的糖果,在齿列与舌尖滚动一圈,又被勾回到上颚深处。

一旦他紧张起来,那颗硬邦邦的圆形糖果又会把脸颊上的软肉往外顶——一个明显鼓起的形状,硬糖完整的形状,就像女人怀孕时柔软的腹部,它总能忠实呈现出所含物体的模样。他含着一颗硬糖向你眨眼,扬起的眉毛被额发盖住了。

“大人.....”

他似乎不满你不理他了,撅起的双唇被唾液染得潮湿浓重。那颗糖从他双唇间拔了出来,又变成了一颗圆形的硬糖,他的脸颊恢复了扁平。你注视着那颗糖果。

“你总是不听我说话,是我对你失去吸引力了吗?”

那是张狡猾的嘴,你怀疑它含了其他的东西是否能继续维持狡猾。或许不能,但一根性.前肢塞入这样一个潮湿的洞口,总能让它发挥些其他用途。

你推了把眼镜,眨眼,就像你该看起来的那样无辜。

“抱歉。”

“你是饿了吗?”

“我不饿。”

“那我要吃掉它了。”

他笑起来,那根硬糖立刻被他抛弃了。

不一会儿他开始拆你办公桌上的蛋糕,那是你的学生送的,奶白色的芝士厚厚一层挤在蛋糕上,四面点缀着一圈蓝莓,洒了过于甜腻的糖霜。他挑出一颗深紫色的蓝莓,吞咽下一勺芝士,你想他也一定能将樱桃梗打结,在喉咙里滚动其他浓稠的白色液体。那些糖霜被他灼热的口腔融化,他微微闭上眼睛,喉结滚动,巧克力碎屑粘上了嘴唇和手指,于是他将食指塞进两片湿漉漉的软肉之间。他缓慢地把漏出的东西舔干净。

你知道在吃这方向,他也算是个好孩子。

你不喜欢甜食,芝士腻人,蛋糕干燥,而他不得不分泌过多的液体去承受、软化这些拥挤的糖分。他本身就是个含糖过多的人,或许根本是糖做的,让人想到樱桃酒、甜柠檬和鲜奶油,他会对任何一个人散发甜蜜的味道。你想过把所有人的味觉都毁掉,这样就再没有人会被他的甜味吸引。他黏糊糊地挤到你身边来,对一块甜蛋糕热情洋溢。你凝视着那半块蛋糕,它倒塌了,孤零零的一颗蓝莓掉进底层,被他无情地冷落。他挥舞着塑料勺子毁灭剩下的芝士,将它们和脆饼面团底托搅烂在一起。

“赵云澜,你还饿吗?”

他注意到了你的眼神。

他说:“你也想来一口吗?”

他的嘴唇上黏着芝士,再次含入了那颗被冷落的、糖水凝结的巧克力硬糖。

“想。”

你看着他说。

他略带愧疚地把剩下的蛋糕和勺子递给你,你抓住了他的手腕,另一只手向后把他按到了沙发扶手上。

“赵云澜。”你说,“张嘴。”

END

评论(25)
热度(1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