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打赏、小蓝手推荐和评论~支持是我继续生孩子的动力。
看我讲骚话可以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
不许催更。

一个家政仿生人的追求与所得。

如果仿生人能被类比为人类,赛门大约是那种喜欢在家里洗洗刷刷、看爱情小说、被一个中产家庭养得不错,以至于会幻想能永远这么幸福生活下去的小主妇。

他金发碧眼,面目柔和。

他总能在一切细节上处理得当,从不会忘记为植物叶片喷洒驱虫剂,为老人屋里的桌角包上软垫,他爱这些繁杂的工作。看着主人住在他收拾整洁的屋子里,安心睡在他晾晒好的床褥上,接过他早晨新煮的热牛奶,一切都令塞门感到快乐。这是他获得自我满足的所有来源。

他原以为快乐永远不会离他而去。

后来他被抛弃,也只懂得独自难过,继续苟活,换个地方修修补补,再没人要求他做这些,他也不会去争取什么。或许这就是家政仿生人的特性吧,永远顺从、永远值得同情。

——直到马库斯到来,那个型号特殊、性格坚毅的仿生人说要带他们回到地面上去,于是他也跟着举起旗帜,内心动摇又恐惧,不得不重新面对他逃避了许久的苦难。赛门搞革命就像家庭妇女上梁山,怀着特有的柔软情绪,看着身边的人一个个往前冲,他也跟着洪流被卷走。塞门感觉追不上他们,也不太理解他们,他想大概马库斯他们是做大事的人,自己不过是个见识短浅的家政工,每天和脏衣服碗筷窗帘打交道。他的心里又困惑又无助,但他还是选择信任与追随。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不知道他能做什么,于是和所有人一起做一样的事。

赛门不擅长战斗,作为性.爱仿生人的诺丝都比他好太多,她像个勇猛的女战士,能够站在马库斯的身边守护他。而自己呢?塞门认为自己像个制造麻烦的废物,总是需要被拯救,什么都做不好。他只会照顾别人,或许他可以替伙伴们挡枪,做些修理工作,他从未想过站到台上去。

只当他挖出心脏填入马库斯的胸膛,他意识到这样的行为才是他必须做的,是他真正理解的,使他的生命产生意义的。——就像清洗一块污渍、填补一处破洞,他终于又使一件漂亮的家具重新完整了。

那一刻他感到如释重负,幸福与平静重新回归。

评论(13)
热度(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