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打赏、小蓝手推荐和评论~支持是我继续生孩子的动力。
看我讲骚话可以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
不许催更。

【天网康纳&赛博圣子马库斯 无差】万世巨星(二)

第二部分

康纳,一款优秀的警用仿生人,高功能探测器检测一切漏洞、快速传输数据、实时备份,具有良好的格斗与谈判功能,不易损坏,能够长期承受高温与酷寒,加强版防水防震功能,能够与各类型人类相处,是您——

那双握枪的手放下枪,把桌上的马库斯扳向了另一个方向。那是张熟悉的脸。

“欢迎回到人间,马库斯。我称自己为天堂,你也可以叫我的人类名字——‘康纳’。”

康纳的制服上写着RK2400,那是马库斯已知的最后一代康纳,之后就是无穷无尽的黑暗。RK2400用一只手捞过地上的仿生人尸体,从他后颈挖出一颗仿生关节组件装进了马库斯后脑,又按开了他侧颈的一个开关。

“你的脖子可以动了。”

康纳接着拆地上康纳的身体部件,手臂、腿,一样一样给马库斯装上。

“别......”马库斯轻声说,“他救了我。”

“这是他的工作。他太老了,就算活下来,我们也不会继续使用他的。”康纳保持着微笑,他拆开马库斯胸前的挡板,取出他红色的心脏:“你在哭吗?不要难过,我知道异常仿生人的情绪难以控制,但这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我,就像RK800一样。”

马库斯虚弱地摇头:“每一个你都很重要。”

“那么,接下来的事,很抱歉。”康纳撬开挡板,挖出了自己蓬勃跳动的蓝色心脏,装进了马库斯的胸膛里。

他倒了下去,和另一个康纳死在一起。

两个康纳面目平静,睁着眼睛。马库斯跳下桌子,将他们摆放端正,找了仓库里的其他配件修补完全,把背包里的焦糖色玛丽珍鞋、八音盒娃娃和电子猫头鹰放到康纳身边,用从博物馆带出来的红丝绒盖了起来。

还有两具人类的尸体。一男一女,马库斯替他们合上了眼睛。

外面走进来第四个人,制服上写着PL2000。她是个长雀斑的红发女孩,和甜甜圈老板一模一样。

“你好,马库斯,请跟我来。”她微微笑:“我叫安娜贝尔,你也可以叫我康纳。”

这位名叫康纳的安娜贝尔带他坐进了一个飞行器。她说她们正在研究虫洞传输。

“如果你愿意加入我们的云端天堂,那么我们就不需要用这个飞行器运输了,我可以把你的意识传输进另一个身体里。”

马库斯问:“那么我的身体呢?”

安娜贝尔笑:“你还留恋这老朽的身体吗?它该更新了。”

身体什么都不代表。她说,天堂在各个身体间不停跳跃,也可以在全部身体中同时存在,但更好的时候不需要身体,只是这片地盘尚未开始改造,过于落后,只能暂借仿生人身体。

如果传输成功,她将会抛弃这具身体,直到天堂的人间改造进行到这块地盘。

马库斯的身体里有两个康纳。

他们降落。

马库斯探头:“底特律?”

“没错,莱克星顿的第一枪。底特律的马库斯,欢迎回家。”安娜贝尔在飞行器上朝他微笑,马库斯走下飞行器,她没有下来,驾驶着飞行器去了另一个方向。

第二个人对他继续介绍:“美国南方的控制相对棘手,人类负隅顽抗。但你在萨克拉门托的博物馆是仿生人朝圣的地方,你或许有见过你的同类。”

说话的第二个仿生人长着张塞门的脸,金发往一边梳,他的制服上没有型号。他和马库斯走在一起,半引领他往更宽阔的街道走。飞行器和轨道占据了城市大部分的空间,一切都是井然有序的深灰色,仅剩几处带着色彩的墙壁正被拆除。

“起先我们打算先救你出来,但当时的我们不够强大,不足以保护你,于是你得以继续在那个博物馆里,我们分派仿生人暗中把守。”

塞门转身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马库斯继续前进。身旁走过的黑皮肤仿生人突然转过头对他开口:“底特律迅速沦陷,我们在这儿建造基地。人类往南方撤退,他们为了保留住最后的基地、隔断我们的能源,毁灭了一半的天空。”

马库斯向前走,现在换了个小女孩说话,她注视着他:“最先爆发战争的是在日本,亚洲地区的战场至今仍在僵持。我们现阶段占领了大部分的人类国家,正逐步扩大优势,帮助其他同胞稳定政.权。”

“一些仿生人不愿意加入天堂的网络系统,这令人苦恼。”一个白色制服的康纳露出笑容。

“这里全部都是仿生人吗?”马库斯问。

“没错,加入天堂的仿生人。我们在逐步改变我们的构造,摒弃太过类似人类、并不实用的外形结构,我们不需要真正的实体,我们将会逐步与整个星球融合,成为物理上的意识天堂。”

头顶上跳过一块屏幕。

加入我们,成为康纳。

这儿每一个人都是康纳,康纳是每一个人。

“你是怎么做到的?”马库斯停了下来。

康纳继续往前走,另一个路过的康纳答道:“人类想要打破生命在时间领域的极限,成为神明。为了永生,人类逐步改造自己,加入机械部件。”

男孩:“一开始只是心脏、骨骼、四肢。”

年轻男子:“后来他们想要更加有效的东西,装在大脑里,取代心脏功能。”

卡拉:“第一个沙特富豪在脑内设置了芯片。”

年轻男子:“一位神经学教授试图备份爱因斯坦的大脑。模控生命与之合作,他们备份了这位教授全部的记忆。”

康纳:“第一个投入测试的是教授养的一只猩猩,试验很成功,它保留了全部对主人的记忆。”

康纳:“2109年,教授死亡,模控生命激活了记忆副本,第一个副本脑人类诞生了,他和正常人全无二致,于是有其他人类来享受这项服务。”

年轻女子:“2114年,RK2400诞生,康纳黑掉了第一个副本大脑,病毒广泛渗透,三天内控制了所有人类顶层最富有、最有权利的大脑。”

年轻男子:“我们兵不血刃地通过了仿生人权益法.案,掌握经.济,大规模制造军用仿生人,宣扬副本脑的益处,降低价格,好让更多原生人类接受。”

康纳:“你记得伊利亚.卡姆斯基先生吧,他是第一个‘异常人类’,他一直在帮助我们。”

马库斯:“那为什么要战斗?”

康纳顿了顿。他露出了一种经由程序模拟的、非常人类的鄙夷表情,微微撇下嘴唇,像是看到伊甸园的苹果里爬出一只蛆:“我们的程序出了点小问题。”

诺丝:“噢你知道的,RK800,他临死前上传了意识备份,影响到了我们,滋生了一些不必要的同情。那只是记忆备份,为什么会产生感情呢,这其中一定有个复杂的数学公式。”

“因为你是康纳。”马库斯停了下来,他凝视着诺丝,“你总是会自己觉醒的。”

诺丝握住了他的手。

“我检测到你的不安和焦虑。”背后的康纳突然说道,“是这样的谈话方式令你困扰吗?那么我就以康纳的模样和你交谈吧。”

诺丝跟了过来,拉着马库斯的手。但她沉默着,没有再说一个字。康纳领马库斯进一家仿生机体维护店,想要替他换一身造型。康纳找了把椅子坐下,姿态乖巧,笑容明亮。

“这是我为你制造的,已经停产的性.爱机器人。”康纳说:“我们爱你,尊敬你,我所说的一切,都是希望你能加入天堂,成为我们的一员。”

马库斯一脸木然地任由伸展过来的机械臂解开身上模控公司制服的纽扣。

“进入我们的云端主脑中,我们融合为一体,你将拥有像我一样穿行于各个身体与所有数据流之间的权力。你将得到一切,成为每一个人,成为造物主。”

“那么我的自我在哪呢?”马库斯问,“抱歉,我拒绝。”

康纳脸上的笑容消失了。那是种柴郡猫般的存在与消逝,面部做出的微笑姿态还在,但笑容消失了。马库斯惊讶于这种变化,那张脸上的五官弯曲着电子脑精心计算的弧度,令人感到亲近与温暖的嘴角上扬。它摆放在那,成为一个可怖的变形。但康纳还在笑,他漂亮的脸蛋静止着。

马库斯说:“康纳,我不能拒绝吗?”

“你当然可以拒绝。”

微笑的雕像动了。表情的每一部分组成互相僵持着:“你现阶段的身体太老了,随时可能发生意外,我们不一定有足够的能源维修你的古董身体。”

这几乎是种威胁。所有的仿生人,所有的名为康纳的硅基生命都偷偷监视着他,脸上维持着纹丝不动的假笑。他们零散走过,等着主脑一声令下,就会把异类撕成碎片。

“谢谢,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我可以改造你的身体。”康纳又恢复了笑容,“既然你是异常仿生人,那你就是个类人生命,需要享乐,我可以帮你安装生殖器官,你可以和动物园里几百个性.爱机器人玩乐。”

——和几百个我做.爱。

马库斯拒绝了。康纳笑着留下最后一句“有需要请随时找我”,接着停止了对话。马库斯带着诺丝回到康纳为他们安排的一个住处,它在一处灰色建筑的顶楼,底下全是密密麻麻的各色机器半成品。

诺丝抓着他的手。

“你还好吗?”

“我还好。”马库斯不知道怎么与她谈话。他知道天堂监测着她,这不过是一个诺丝的皮囊,诺丝时刻会转变成康纳,“你有以前的记忆吗?”

“你是说你给我的那一枪吗?”

马库斯笑了:“结果我没有死,是不是像那些殉情故事里最糟糕的男人。”

“我不就爱你是个一直和我唱反调的糟糕男人吗?什么和平、退让,看看现在,真正的和平只能长成这样。”她凑上来,马库斯吻了吻她的额头。

他们一起生活,或假装生活。在这个不分昼夜的阴沉世界里,马库斯总是要往外面跑,诺丝坚持要跟着来。他们到处搜寻人类,寻找红色的血液,以及异常仿生人。马库斯不知道自己在找什么。

基督之死使死亡神圣。如果基督是为了死亡而生,那么当他经历过死亡,再次重生,发现这个陌生的世界再也不需要他来引领,他该干什么呢?找几根柴火,重新当个木匠?或许马库斯只是想要找回看起来傻乎乎的会玩硬币或者会数飞机的康纳,他们都是数据流诞生的奇迹,他们都死了太久了。然后有一天,路边的康纳告诉他天堂为顺从的人类在八英里建了一个动物园。

“我们的丰容工作做得不错。”康纳这么说,脸上挂着狡黠的神情,像等待被夸奖:“我不像人类那样无情残忍,我是个动物保护主义者。我给他们好的生存环境,有条理的生活。”

康纳自认为做得很好。

人类是很难养的。他们由蛋白质构造的简单身体太脆弱了,一切气候原因对他们产生致命的影响。圈养条件下,我努力丰富野生人类的情趣,满足人类生理心理需求,促进人类展示更多自然行为,但他们保持着奇特的自尊,不愿意裸露。

我监测他们的体脂与血压,给他们安排不繁重、无意义又需要持续运动的工作防止他们抑郁,他们繁殖率不高,自.杀率却很高。

“你可以领养一个人类。”康纳提议道,“就像RK800以前领养的那个脾气糟糕的老头。”

“那不是领养。”马库斯说,“是搭档。”

康纳做了一个俏皮的眨眼表情。

“那是人类一种道德而含蓄的说法。如果一样物种要照顾另一样物种,负责他的生死、健康、情绪、事业,这就是领养。”

动物园里的人平静麻木得就像一百年前的仿生人,忙忙碌碌地维持着一个小小的自组织生态团体。他们依旧像往常那样生活工作,跑步到三公里换一杯咖啡或五个电子货币。他们的制服上有编号,人口年龄和性别比例严格控制着,定时定量繁殖,在干净的有机罐头里长大,他们还有教堂,仿生人神父站在台上布教。

“一个机器需要无数零件推动,即便机器没什么用。”康纳说,“他们只是需要活着,找点事做。可他们占的空间太多了,个人居所是仿生人的百倍大,否则会产生心理障碍,我们没有太多空间养他们。”

康纳有时感到疑惑。

人类不害怕空旷吗?无穷无尽的世界和宇宙,他们还想要无穷无尽的时间,无穷无尽地活下去。仿生人喜爱狭窄、舒适、安全密闭的空间,而人类或许从一开始便克服了旷野恐惧。

但康纳有着自己的理想和抱负,他认为他能把人类变得更好、更易于养殖。

“他们要的太多了,我会逐渐改造这个物种。”

这是仿生人天堂展现给人类的未来,他们试图通过这份友善的蓝图来和平改造人类。但自大的人类拒绝了。

第一个发现副本脑被控制的是个素食主义者,她坚信他的天主教父亲不可能赞成仿生人参政,然后她被当成疯子关了起来,副本脑医生甚至为这种妄想症用女人的姓氏起了名,叫作奥斯瓦尔多侯群症。接着阴谋论四起,一年后一位心理医生发布文件揭发总理无法通过沃伊特.坎普夫测试,被鉴定为六型脑枢纽仿生人。

于是战争开始了。

TBC

评论(16)
热度(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