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打赏、小蓝手推荐和评论~支持是我继续生孩子的动力。
看我讲骚话可以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
不许催更。

婚后出轨的几个必要条件(KYLO/HUX 第二章)

说在前面:
1.Kylo目前为止还是ben solo,其实我不该在前面就写KYLO的,思考要不要改掉。但是他会变成他最后改变成的样子的。
2.黑帮什么的我不懂,瞎编的,现实中并不能这样实现。
3.时间线1996年左右,过几年就要反恐战争了。
4.这篇有年龄操作,HUX比KYLO大很多岁,POE比KYLO小很多岁。设定成这样完全是因为我想写失宠贵妇那样的情节()
5.这篇是我以NTR为根本动力写的,虽然大纲改得比较正常了,但是NTR什么的都还是会有的。

第二章我写的什么鬼,真难写。

 

二.



Snoke开始做慈善事业。他兴建医院,大花了一笔买下媒体宣扬自己刚刚创造的好形象,只可惜长得实在不太有说服力。snoke还在biggie发行【life after death】之后迷上了这个黑人,想要替他办一个全球巡演。这话当然是hux告诉他的,那个年过半百的无聊老头拼了命证明自己并不无聊,可怜兮兮地追赶一切青年时髦。kylo托着半边脸要打瞌睡,leia打电话叫他过去看婚房。说是婚房,不过是snoke给hux划出了一座建筑风格酷似麦克法登城堡的庄园,造在海滨的荒山上,就差在里面划分七个房间办一场红死病的假面舞会。

Kylo到达城堡之后,突发奇想找个侧门偷溜进去,无奈无论哪个方位都有保镖,hux还极有创造力地让部分保镖穿了银色盔甲。

 一个金发女人拦住了他的去路。她沿袭了hux本人的面无表情,瘦骨嶙峋,眼窝深陷,穿着一身殉难者似的黑色制服,露出领口一道红边。

“请,索罗先生。”

 “你是谁?”

 “我是这里的管家,我叫Phasma.”

 “那好,Phasma,替我把那两个人踢开。”kylo指了指挡在侧门面前的两具盔甲。

“抱歉,鉴于您还未成为主人的合法丈夫,现阶段我只服从hux先生的命令。”

这已经是婚后权力社会的小小缩影。Kylo只好若无其事地选择走正门。

“hux,你还嫌这里不够像半夜闹鬼的地方吗?”

Kylo进屋后喊了一句,但没人回应。于是他沿着一条造型无趣的回旋梯往上走,无论是否加快步伐,走得多急,Phasma都像个古堡幽灵那样一成不变地跟在他五步远的身后。这几乎就要成为一个布莱克伍德书式的怪异故事了,kylo焦躁不已,开始思索回头一脚把她踢下楼的后果。事实是,kylo做事从不考虑后果,他停下来,转身,抓住了phasma的领口。

“看来你得重新走这段楼梯了。”他恶声恶气。

“这里还有比你更像鬼的东西吗?”hux的声音从头顶传来。kylo抬头看到圆形的罗马风窗户和精细的屋顶线。红头发的hux两手支撑在大理石楼梯栏杆上,依旧是——kylo已经能从hux面无表情的假笑里读出不一样的情绪了。至少他这会心情不错。

“这里的安保措施是不是比你家好很多?”

 “我还是可以把你现在扯下楼梯。”kylo暂时把Phasma忘在了脑后。

“真可怕,别这么对我。”hux这回看起来不是假笑了,他甚至从kylo的愚蠢中读出了些可爱,“过来,好男孩,你想在你的卧室挂哪块窗帘?”

Kylo拒绝从两块一模一样的天鹅绒里做出选择。

“这块偏青光,那块偏红光,你到这边天光下来看,它们的色温不一样,底布染料造成的一点微小差异会毁了整个屋子。”hux在门廊边朝他招手,那张过分惨白的脸被白色阳光模糊成了浅色迷雾。丝质背心,黑色领结,高礼帽会把额头勒出红痕。kylo盯着那半张脸看,hux皱起眉,确信自己把鄙夷表现得很具体了。

“我真是,为什么指望你能做好这些。”

 “看你喜欢吧。”

 “真大方。你不盯着,不怕我在你房间里装什么东西吗?”

Kylo想说婚姻总是从不信任开始结束的。不过他觉得hux不懂,hux不是那种会在“今天天气真好”后面礼节性应和一句的人,不是说他学不会这套,他只是不愿意。这段婚姻也坚持不了多久,会有一天两个人中谁死于非命。hux作为一个有可能继承领袖地位的养子,显得任性又毫无作为。他每隔几个月要飞去墨西哥和锡那罗亚的接头人交流感情(真假未知),周五还要陪snoke去天主教堂祷告,他客套地邀请了kylo几次都被拒绝,后来调转目标去邀请leia。kylo不得不臭着脸和hux走在一起,leia迎面走来,和snoke交换了两个贴脸吻,kylo又重复了这一动作,同时避开了snoke亲过的地方。hux站在身后不知在看哪里,过了几秒他说要离开一会,直到神父开始讲耶稣遇见乞丐的事依旧不见踪影。再回来的时候hux用两只手裹紧了大衣前襟,对kylo展现了一个迷雾般粉红的笑容。

Kylo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兆。

Hux沿着kylo的胳膊坐下来,挪了挪屁股凑近:“leia的司机是哪里弄来的?”

Kylo一时没有听懂:“什么司机,你是说.....poe?”

 “嗯哼。”hux压低嗓音,“我也想弄一个像他这样的。papa给我的那个一点都不可爱,话也说不清楚,我想杀了他。”

Kylo可不想poe因为hux突如其来的偏爱丧命。他把hux的红色脑袋推远了:“我不知道,应该是垃圾堆里捡来的吧。”

Hux嘟囔了一句“别碰我的头发”,显得不太高兴。kylo补充了一句“也别碰他”,Hux表明挪到了丈夫隔壁的位置,和不再和kylo说话了。

 十五天后,他们就在这座小城堡里结了婚。只有双方家属和送葬队伍似的黑衣保镖,hux穿了和平时一模一样的一身漆黑,戴着leia赠送的火蛋白石领针,在kylo傻站着时凑过来给他一个吻。

Hux保持了一整场无聊水平等同snoke的夸夸其谈,等到这项恼人的仪式结束,kylo一骨碌扎进游泳池,hux在岸上站了一会。

一个SY连接,不方便的话也可以在微博看,希望看过的大家能给我点评论~

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47174&page=1#pid4510163

评论(8)
热度(52)
  1. 大号马甲被揭了让我自杀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转载了此文字
    我永远爱着八鸡太太.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