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感谢大家的小蓝手推荐、打赏和评论,社情作文移步围脖:八鸡扒摁撕垃圾囤积场💋空巢南极圈po主需要热情关爱😘

【kylo/hux】婚后出轨的几个必要条件

【一篇未来会发展成迷之大四角的奇怪黑帮AU】

 

一。

 

Hux走过时斜睨了他一眼,又调转头站住。

“你是Ben Solo?”

“我就是。”Kylo一板一眼答道。他声音粗哑,显得不太聪明,于是尽量控制着面部表情,简短语句。Hux笑了一声。这个笑在那张尖削刻薄的脸上表现得有些轻佻,他伸出戴着黑色小羊皮手套的右手,拍了拍kylo的脸颊。

“我还以为Skywalker家的孩子会更可爱些呢。毕竟你的妈妈和叔叔都长得不错,你却像头得了白化病的大母牛。”hux古怪的爱尔兰口音在说“母牛”时有些奶声奶气,但这并不能让他变成一个讨人喜欢的家伙。当时的Hux并不知道他会在不久之后嫁给嘲弄的对象——就算他知道,Kylo也不认为Hux会为此后悔。这位纽约黑帮首领Snoke的养子带给Kylo第一印象是如此糟糕,以至于未来的婚后生活演变成一场彻底的灾难。

Snoke在哥伦比亚拥有自己的制.毒.厂,他走.私军.火给中东那些不要命的无赖,经营着五星级酒店与游乐园,养着一支规模不小的刺客军队。hux从小陪他混迹在声色场所里,也沾染了一些高级妓.女的恶习性,例如从不给kylo这样的野小子好脸色看。他矜贵地坐在一把俄罗斯产的法鲁红色织锦小沙发上,目不斜视,面色苍白得像涂了三层粉,几乎透出血管的青色。hux的身材同身高比例不太协调,脏橘色的头发紧贴着头皮一丝不苟梳到脑后,kylo盯着他耳边的鬓角看了一会,只觉得头皮疼痛。

Hux对任何人和颜悦色,只除了Kylo。后来Hux说他没有恶意。当然,他只是习惯性地羞辱丑东西,Hux从出生起就有资格当个高贵的婊.子,他懂什么恶意呢。

Snoke说自己喜欢小孩,想要给他们更多健康的娱乐活动。他痛斥质量不高的游乐设施,街头的土匪,低文化民.权.运动分子的造反心态——这一套爱尔兰裔天主教徒早已烂大街的保守发言无聊到足以毁灭餐桌上的肝肉冻和奶油鸡。snoke不抽烟,他喝红茶,偶尔饮酒,打着领花,戴一顶黑色丝质高桶礼帽,又高又瘦。他吹嘘自己参与越.战时杀死的共.产主.义者。

Snoke想要参.政,他需要Skywalker这样在国.会举足轻重的白道家族支持。他不得不同政.客交好,联合他们洗.钱,打点当地的法.官与警.察。Anakin在长桌另一头默不作声,Skywalker家族需要钱,也不信任在白.宫记者协会晚宴上大放厥词的那群傻屌。连年的经济溃败让他们无法拒绝送上门来的富豪,而Snoke带来大笔现金、股份、合作经营项目、诱人的长期承诺,以及Hux。

当听到与snoke养子的联姻提议时,kylo第一个想站出来抗议,hux的反应比他还剧烈,那个矜持的红发婊.子立刻变了脸色,像个被花汁染脏了的白瓷花瓶。他捏住椅背,在背后不高不低地喊了声“papa”。snoke没有回头。

于是他又喊了一声。

“安静。”snoke这回说了一个词。

“是。”hux闭嘴了。连他的羊毛混纺西装都比刚才黯淡了一点,hux苦恼又迷人地皱着眉,金色的睫毛低垂,接着把目光投向了kylo。

看他如此难过,kylo原先的烦恼一扫而空,甚至不介意以自己为代价摧毁对方。他咧开嘴笑了起来,惹得hux更加恼怒。但这对来自灰蓝色瞳孔的注视只持续了一小会,转变成了一个甜蜜的笑容。hux改变策略,他知道该讨好谁。高级妓.女的本能显现了,搭配着在白人政.客中广受欢迎的红发,hux朝kylo贴了过来。他小小的臀部挤在沙发扶手上,嘴唇隔着空气黏上kylo的脸颊:“现在该你表态了,好男孩。”他尖声细气,语调多情,“拒绝他,或者死在婚礼前。”

“当然。”kylo随即表了态,他声音嘹亮,把身边的hux吓了一跳。kylo伸手搂住了hux西装下岌岌可危的腰——对方不适地挣扎了一下,几乎跌进强壮的男士怀里。kylo纹丝不动,对snoke诚挚微笑,“我当然愿意和hux结婚,谁能不喜欢他呢。”

Hux在他怀里浑身僵硬,也对snoke挤出了笑容。

事后Leia私下问了他几遍“你真的不和他相处看看再决定吗”,而kylo下定决心要让hux不痛快,他将打压红发婊.子作为现阶段主要战略目标,一时在对婚后光景的想象中感到了某种恶毒的幸福。

“别担心,我很喜欢他。”

当天晚上kylo就遭到了一次狙.击。第一枪打在他进卧室里旋开的床头灯上,这个角度十分精准,显然根据他的身高和姿态进行过一番预估,在开灯的瞬间就该一击击杀。但这做法太过自信了,kylo的女伴在床头灯边尖叫着俯下身,半秒之后kylo脑后的墙壁就中了第二枪。第二轮是爬墙而入的刺客们,四个。他们低估了kylo对于刺杀有多熟悉,他早已躲在卧室门后,猛然开门撞翻其中一个,先用两发点射杀死了两个人,接着跑下了楼梯。女伴的尖叫在一声枪响后戛然而止,kylo躲在楼梯下方的拐角,射落了一个,又从背后打穿了追过来的最后一个。

Kylo在杀完人之后才意识到自己中了一枪,打碎了右边的锁骨。没法立刻出门,他知道停车场里有什么等着他。埋伏的枪手,汽车发动机上的爆炸装置,还有必经路线上持冲锋枪的摩托车手,他们会打碎车窗玻璃往里扔手榴.弹。在芝加哥做过保卫工作的人最熟悉这一套。snoke的养子精于暗杀,他必须保证kylo死在今晚。这真的很讨厌,他不得不躲进事先准备的地下通道里并准备向外公求助。

他不会死。kylo很想看看那个骨瘦如柴的老头知道这事后会怎么往hux皮肤单薄的白色小脸上扇巴掌。kylo只需要活下来,甚至用不着去打小报告,hux那些敢于违背snoke指令实施暗杀的小部队就会自动瓦解。

前门在这时打开了。kylo躲在客厅的一排沙发之后凭着方位记忆开了两枪,又抓住一只玻璃瓶远远扔往另一个方向。他悄悄翻滚到书架后,听到了一个熟悉的恼人嗓音。

“别这么紧张,好男孩,只是打个招呼。”

接着是铅锑合金弹头剧烈碰撞摩擦所导致的火光。屋内烟尘四起,沙发被扫出一大片子弹孔,漏出无数道流动的银色月光。那群宛如禁酒令时代出身的犯罪分子堂而皇之地手持汤普森冲锋枪,在一阵弹壳落地声之后,一半人整齐划一地开始换弹。

那个声音又说:“我发誓我没有恶意,我帮你测试一下你家的报警器。”

Hux侧过身让前面的尸体倒下,鞋跟小心地绕开地上的血迹。保镖对地板上垂死挣扎的家伙开了一枪,在地板上爆出一小滩脑浆。hux“啧”了一声,故作惋惜:“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你杀了我的小狗,ren。真粗野。”

Kylo躲在书柜后也换了个弹夹:“我还活着让你失望了?”

“也没有那么失望,小测试嘛。以免我将来和一个废物结婚。你知道,我比较喜欢强壮的男人。”hux的声音听起来笑意盈盈,带着不切实际的友好。他细细碎碎的步伐绕过沙发和一地的玻璃碎渣,kylo听到了沙发咯吱沉陷的声音。

“你还有别的什么要测试?”

他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嗯”。“比如说,床技,看看你是不是个阳.痿。”hux坐在破破烂烂的沙发上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宝贝们,下去吧,接下来的测试用不着你们了。”

Kylo迟钝地反应过来:出于某些原因,hux不打算杀他了。或许hux一开始就没打算杀他,就像那人说的,只是个招呼,小小的下马威,为此害死了六个人,包括一个无端卷入的妓.女。没有哪个脑子正常并且试图参.政的人会随便谋杀政.客家属,这和杀个妓.女或者酒鬼不一样。snoke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hux自己也得掉脑袋。但是kylo没法笃定,这小婊.子太疯了。

Kylo不出来:“不凑巧,我现在打算杀掉你了。”

“你要杀我能反抗什么呢?我打不过你,坐过来,我的先生,别这么严肃。”hux拍拍身边的沙发。

Kylo起身时,那些幽灵杀手都不见了。这个一脸面无表情假笑着的红发婊.子坐在原地,依旧是脊背笔直的矜持做派:“不用担心你的女人,她是我买来的。你得原谅我有嫉妒心,既然我们要结婚了,我总要防着点的。以后你想要的女人我来经手,怎么样?”

Kylo把枪顶到hux脑袋上。

“你是来代替她的吗?”

Hux抬头看kylo,毛玻璃似的眼珠在黑暗中蒙蒙发亮:“你可以把这个当做一次约会。”

“很浪漫。”

“你最好先处理一下伤口,我可不想明天被询问‘你们昨晚玩什么把Sweet Baby Ben的手玩断了‘。”

Kylo没动。

“怎么,想要我舔它?”

Kylo调转枪头,拿枪柄狠狠砸了一下hux的眉骨。hux捂住了脸。

“愿意和好了?”他捂了一会没捂住流到眼皮上的血,只好眨了眨眼皮,防止血流进眼睛里。

Kylo回答他:“剩下的婚后算。”

“没想到你挺保守的。”hux放弃止血了。他也太能流血,不一会儿就有红色液体滴进白色的衬衫领口,“真想要我舔也不用忍着。”

Kylo咬着绷带裹伤口时,hux就坐在床边看他。这个让人琢磨不透的婊.子说要留下来过夜,kylo十分不欢迎,但hux看似在应付snoke的什么任务,打定主意不走。他们保持一夜尴尬的沉默,只有在kylo试图处理尸.体时hux叫人进来搭了把手。妓.女胸口破了个大洞,往后倒在双人床上,溅了半床血,她被抓着手臂拎出去了。

“可惜,我挺喜欢她的。她会做奶油玉米糊,你吃过吗?”

“你不如问我有没有吃过家乐氏的早餐麦片。”

“我没吃过。”

“你看起来也像没吃过的,小少爷。”

“我喜欢你们的玉米片。”

Kylo一时不知道该怎么答话,好在hux也根本不屑kylo的回答,他不过是随心所欲地表达不接受任何反驳的看法而已。

“其实你看久了也还挺可爱的。”hux突然说,“大母牛的那种可爱。”

这可不是句到位的恭维,kylo依然觉得hux在嘲讽他:“我可以一只手把你提起来然后踩到地上,小兔子,这就是为什么snoke把你养成这样。”kylo想了想又觉得不解气,接着说,“你就是用来送人的。送给我你觉得降身价了吧?事实上你值多少钱是由我决定的。”

这话绝对戳到hux痛处了,虽说他依旧保持出厂设定的面无表情发表反对意见:“你懂个屁。papa身边的小兔子有上百个,他只需要我。”

“需要你爬上需要的人的床。”

“你很得意嘛。”

Hux又变得语气不善,于是他们暂时休战,kylo洗完澡回来的时候hux已经丝毫不介意地靠在沾满妓.女血渍的床单上(干净的那半边)睡着了。他太过苍白,裹在黑色大衣枕在红色床单上像具死尸,kylo很想当头再给他一枪算了,所幸理智尚存,他只是抓住hux脑袋下的枕头一把抽走。

Hux睡姿不佳,一头砸上床头板,晕乎乎地瞪了kylo一眼。那脆弱的眉骨几乎又要冒血了。

Kylo踢了他屁股一脚:“你就那么点大,还占这么多位置。”

“地上位置大.....”他打了个哈欠,半梦半醒时一样气势凌人,“都是你的。”

Kylo没跟他废话,一手揽着hux的腰一手握住他的腿弯把整个人横着提起来扔到被血渍搞脏的那半边。hux除了气恼地挠了他一把外竟然也没什么异议,像是很习惯睡在尸.体边上那样很快又睡着了。

很久之后Kylo才知道那天hux不过是为了防止他在证据处理完全之前给谁打小报告。再醒来的时候hux已经和kylo手里的枪一块不见了。kylo有点懊恼地估算了自己会被陷害谋.杀妓.女的可能性又觉得可实施性不高。更重要的是,snoke发来消息要他们一个月之内结婚。

 

Tbc

评论(10)
热度(76)
  1. 洛彧晰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转载了此文字
  2. 大号马甲被揭了让我自杀八鸡.扒摁撕服装修补代理点 转载了此文字
    我永远爱着八鸡太太.jpg